大沽河文学
001:散文(原创)采一朵雪花,遥寄祝福  2015春节征稿提名  作者:王贺岭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王贺岭(笔名:润物无声)浏览数:126 


(原创)采一朵雪花,遥寄祝福  

文:王贺岭


新年了,祝福雪片一般飞来。

天空飞舞雪花,目光融进洁白的雪野,静静循着家的方向,我把一个叫深情的词语用力投放。


我看到,那个叫家的地方,安静地卧在雪的那边,暖暖地回望我。她不顾雪的阻拦,把一缕一缕阳光,慷慨地捎过来,跋山涉水的暖意,撞得我整个人好痛。


那些阳光,是那么灿烂。它是老人祥和的笑容,祥和里注满了对下一年风调雨顺的期盼。它是孩子爽朗无羁的笑声,夹在轻快的跑动里,你能清晰听到个子拔节的清脆声响。它是红色的,红红的灯笼高高挂起来,红红的对联写满红红的祈愿,朔风里,风和日丽,柳绿花红,满园桃李,五谷丰登。它映照在围坐的饭桌上,幸福的感受似乎把生活的富足与困苦撇得很远,要紧的是围成一个圆儿,哪怕一碗汤,也热气腾腾荡漾起家和万事兴的恬美温馨。



雪花飞舞,我醉在雪的那边。


一进腊月,家乡屋顶的炊烟,缠缠绵绵。家家淘米,碾子排号转个不停,黍米变成了黄米面,炕头让给了面盆,发面,煮豆馅儿,包豆包。炊烟袅袅升,香暖了简朴,温柔了一村,融化了岁月的严寒。


第一声爆竹响得透亮。第一朵烟花在山村绚烂绽放,炸开的纸屑在空际曼舞,烟花特有的芬芳强化了年味儿。从此,断断续续,响声渐密,驱走了沉寂,点亮了黑暗。小孩子胆子大了,在夜的缝隙里窜来窜去。


爆竹,搅动了儿时最迫切的心愿。有挂小红鞭儿,拆着燃放,那才叫气势!杀年猪,拔下猪鬃捋顺,趁太阳不落山跑出村,到商店换取。小河冰冻,冰面铺展开,冰缝哗啦啦的流水,清澈响亮,明净的水流像一颗不染尘埃的童心。越过冰河,穿过另一村,简单又奢侈的梦想就切近了。


精心挑选日子,洒扫庭除,粉刷墙壁,旧房换新容。在满堂明亮里,母亲嘱咐说,人也要干净,说话要小心,别说脏话,做事别毛手毛脚。母亲让我们少动碗筷儿,大腊月的,怕弄打了不吉利。她一人在炊烟里往返,端盆儿取碗儿,轻拿轻放,饭后用心洗涮,谨慎地放进碗橱。



临窗望雪,我听到不间断的呼喊声。


那是呼唤我的声音,我听得很真切,那些声音由远及近,殷切不停,越过雪野奔涌而来,是我感受到的世间最亲切最美妙的音乐。


我看得见小时候贪玩迟归,母亲披着夜色出家门,暮霭茫茫中踮起脚跟,眼神慌乱地望我天涯。我听得到母亲叫我的乳名,跑调儿的颤音就像从远处看连绵的山,撕扯得走形的脸,比屋顶上拉长的炊烟还长。


我看得见成年后只身在外,盼归的妻子放下手中活计,急急地烧火做饭,她嗔怪的目光活跃着无言的温柔,透过暖暖的炊烟,一遍遍瞧门口,眼前幻化着我的身影。待我真的出现,平覆了她的焦急,又魔术一般,倏然换成假意的漫不经心。


我看得见可爱的女儿,小脸绯红如一朵青莲立在碧荷池塘,忽又跳上岸,化作喜人的春风,一路跑着跳着,眨眼间亭亭玉立,却依然童音难改,张开双臂,娇气地迎面朝我扑来。


我看到万家灯火。灯火之上,月是满的,灯火之下,人是圆的。



雪花,唤起我对亲人的思念,也唤醒我对自己的爱怜。


窗外的雪,在眼前飞舞。雪花步下天庭,茫茫原野上,开出一朵又一朵,冷着暖着,苦着倦着,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舞在冬寒,醉心春天,困得睡着了,梦里都有一个永恒的概念在心中醒着。


有谁,不愿站在生命的起点上?回家,我要回家。



作者简介:王贺岭 ,男。  笔名:润物无声 ;  出生年月:1966.9 ;  民族:汉  ,职业: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