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推荐实力画家---张勇
浏览数:30 
文章附图



 张勇,字逸然,号墨恒,山东济南人,1993年毕业于曲阜师范大学美术系,师从杨象宪、李广平、马立华先生,张宝珠先生入室弟子,现为中国楹联书法协会会员、中国楹联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画院画师,山东泰山画院理事,济南市美协会员,济南市青年美协会员,其作品多次获得省市各级画展奖项,并被作为礼品馈赠给来访的国际友人。


张勇的性格内敛、细腻,却又对人对物率真豁达,喜游名山大川,师从造化,中证心源。他学古不泥古,师法宋元诸家,注重画理与画外物象共修,笔法清迈俊逸,意境平和悠远,在平实中求新、求变,写生中有着自我升华的写意,而不是对景照写不误,从而将各方景物提炼至纯,自创新景,观之柔润怡人,静美和谐。

观其画作,给人第一感觉是静雅,空灵,展卷品览,一股清新气息不觉扑面而来。布局、用笔讲究法度,不求奇峭,格调清峻。其笔墨平实、淡雅,笔调貌似不惊人,但却蕴意深厚,韧性十足,了无世俗习气;笔下,物象轻灵,多变,充满了生命的悠远和愉悦。构图虚淡幽妙,笔式横恣荒寒,洗尽铅华,落落不群;或古淡天真、或风致盎然。意境深远,气格不凡。布局造景的意境创新,使画作更能经得起推敲和反复赏玩。在艺术语言的各个方面,有吴茀之的潇落,八大山人的的简炼,亦有新罗山人的隽逸、高古……这一切,都被他用以兼收并蓄,形成了自己的画风。    


     其自谓曰:“书画者,重在用墨。而擅写意者,擅墨之‘浓、淡、干、湿’,古即为山水画作之巅峰。墨,可重可轻,可俗可雅,亦沉稳亦淡然之意也。恒,持续、永久,乃世间之规律、法则也。”故:墨恒者,恣情浓淡,终至笔意超然,意境天成之意也。

纵观张勇近年画作,其行笔流畅无碍,墨色分明、层次清晰,在读画者的眼中,他的作品随时流动着令人愉悦的 “明润”意趣,取像精到,笔下无尘,依稀闪烁着淡淡的生命光芒。这种状态直接得益于张勇的心态与生活态度。


    在师友们的印象中,张勇一直性格散淡,无欲无求,有时甚至略显慵懒。然而,生活中的闲散、心性的清净反而成为他在艺术创作中的优势,让他养成了从容、平淡,不事张扬的处事态度。这是一位气质聪慧,温文尔雅的画家,是一位一眼便可窥破生活中的机锋,但又随时准备抽身退让的画家。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中,张勇徘徊流连,乐而忘返,持其不凡的道心,不激不厉,而风规自远。

艺术家对世界的探索总是出人意料,我们看到,出色的艺术家随时将自我置于体验的尽头,独自面对着心灵深处的秘密。艺术家面对的不仅仅是艺术,更是人的存在方式了。在艺术史上,优秀的艺术作品恰如一扇生命之门,而每扇门的背后都是一个未知的心灵世界,它直接了指向了人的本性,是最真切的情感与存在之思。


   展玩张勇先生近作,一股清新气息不觉扑面而来。在张勇的笔下,物象轻灵,多变,充满了生命的欢欣和愉悦。然而,这种体验却并非简单得益于对物像的观看、观察,而是来自于对万物的“怀想”,来自于心灵与自然的“默契神会”。这种情形,正如符载所说:“道精艺极,当得之于玄悟,不得之于糟粕”;或如王阳明所言:“盖天地万物与人原是一体,其发窍最精处是人心一点灵明,风雨露霜,日月星辰,禽兽草木,山川土石,与人原只是一体。”可以这样讲,若无“万物一体”之念,那“一点灵明”也必然流于轻佻。


钱钟书《谈艺录》中称:“克洛岱尔(Paul Claudel)谓吾人性天中,有妙明之神(anima ou l'ame),有智巧之心(animus ou l'esprit);诗者、神之事,非心之事,故落笔神来之际(inspiration),有我(moi)在而无我执,皮毛落尽,洞见真实,与学道者寂而有感、感而遂通之境界无以异(un etat mystique)。神秘诗秘(le mystere potique),其揆一也。艺之极致,必归道原,上诉真宰,而与造物者游。”以此可见,无论中西,无论是诗还是画,任何艺术活动都离不开对自然的体悟,只有在虚静、散淡的状态下,我们才能感通万物,领受造物者的蒙养。


   “轻灵”二字主要是指他对物像的理解,属“妙明之神(anima ou l'ame)”,而这种智慧在他的作品中又发生转化,形成了他较为明确的个人风格,如钱钟书所言的“智巧之心(animus ou l'esprit)”。我们看到,其作品流动着明显的“明润”气息,这种气息,一方面来自他的笔墨,另一方面则源于其个人心性与气质。张勇行笔流畅无碍,墨色分明、层次清晰,在读画者的眼中,他的作品随时流动着令人愉悦的 “明润”意趣,取像精到,笔下无尘,依稀闪烁着淡淡的生命光芒。这种状态直接得益于张勇的心态与生活态度。




在我的印象中,张勇一直性格散淡,有时甚至略显慵懒。然而,生活中的闲散反而成为他在艺术创作中的优势,让他养成了从容、平淡,不事张扬的处事态度。这是一位气质聪慧,温文尔雅的画家,是一位一眼便可窥破生活中的机锋,但又随时准备抽身退让的画家。在自己的艺术世界中,张勇徘徊流连,乐而忘返,我们也乐于看到他更多、更好的作品。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艺术人文学院副院长  孔令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