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小说赏析】“农民”  作者:王景全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王景全浏览数:34 


(原创小小说)“农民”

/王景泉

我说的“农民”并非在农村里务农的农民,而是前几年分配到我们学校的一个美术教师。此人二十七八岁,一米八零的个头,身材不胖不瘦恰到好处,面目清秀,五官端正,一天到晚总是面带笑容。但那头黑发总是乱蓬蓬的,把本该挺精神的一个人衬托的老像睡不醒似的。

此人平时少言寡语,除了给学生上课就是扎在他的办公室里描呀画的,不像其他新来的年轻人懂得和领导及老教师们学习请教,一副独来独往的架势。最叫大家看不惯的是不懂人情世故。比如单位谁家娶亲或嫁女,他总是不冷不热不随和的样子。人家通知他我家儿子下周日结婚,欢迎光临,他淡淡的回应知道了,恭喜恭喜,就又画他的画去了。等到随份子时,别人随五十元,他就随二十或三十元。别人随一百元,他就随五十元,并告诉收钱的人说我上的钱少就不去吃了,抱歉了。

一次两次大家没在意,但时间长了大家就有了看法,有的说这小子死心眼,有的说这小子不懂人情世故,有的说这小子就是一个老抠,吝啬鬼。这时一个教语文的老师说我看他就是咱们学校的葛朗台。其他人就说什么抬不抬的,其实就是个农民。就是,一个小人,一个农民,大家大笑。此后,“农民”便成了此美术教师的代名词。

一次,分配到其他学校的几个同学来看他,他请同学们每人吃了一碗抿麯两个馅饼。这事不知怎么被学校老师知道了,就说那“农民”真不够意思,人家好心好意来看他,就拿抿麯馅饼招待人家,看以后谁还跟他交朋友。更有人说的有鼻子有眼儿,你们不知道,“农民”不但没掏钱,同学们还每人捐助了他100元,你说那几个同学傻帽不。不管是真是假,反正这个话题叫一些人激动了好几天。

也有好心人开导“农民,叫他学着随和一些,懂事一些。他叹口气说,我知道那样不得罪人,靠近领导还能进步的快,但咱一个农村的孩子,上了大学,有了工作,挣这点钱很不容易,家有爷爷奶奶老父老母,有个妹妹还在上高中,家乡还没有脱贫,这俩钱哪敢放手花呀。

“农民”在大家的不冷不热中艰难地走过了三年,后来谁家有红白喜事什么的就不再通知他了,他从此成了局外人。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2008年的812日,一场大地震惊动了全国人民。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各单位积极组织捐款救灾。我们学校也不例外,从教师到学生层层动员,大家纷纷响应。这时老师们又想起了“农民”。他呀,咱们每人捐三十,他舍得捐五块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

几天后,捐款名单公布在鲜艳的大红纸上:

第一行:康凯,500元。

第二行至第四行为书记、校长和副校长:每人100元。

第五行至第七行为中层干部:每人50元。

第八行至第十行为各年纪组长、各教研组长:每人40元。

第九行至四十行为广大教师们:每人30元。

第四十一行至第四十三行是食堂的师傅、门卫师傅和小卖部的伙计:每人20元。

最后一行就两个人,一个是学校才顾得临时勤杂工,还有一个就是那个知道葛朗台的语文老师,每人15元。

哦,你看我这记性,忘了告诉大家,康凯就是那个“农民”。



作者简介:王景泉,笔名,天朗气清,发表过多篇优秀小说。现为《大沽河文学》高级会员,现代作家协会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