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散文赏析】青山葬诗魂  作者:陈敏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陈敏浏览数:8 


(原创)青山葬诗魂  

   文:陈敏


  今年春天,与文友一起去浙江海宁西山拜谒诗人徐志摩之墓。曲曲折折地寻进西山,一路荒芜,一路诗意。山不高水不深,却埋着一位诗人的英魂。

  这就是诗人的安息之地吗?一块小小的墓碑上镌刻着"诗人徐志摩之墓"七个字,清冷而又简陋,与诗人的一手妙笔一世盛名,其反差强烈得令人不胜叹息。

  一生钟爱缪斯女神,一支秀笔驰骋文坛,有了一弯冷月葬诗魂,有了一处青山埋忠骨,也便不再"寂寞孤鸿影"。诗人遇难时年仅三十四周岁,在此之前他就以大量优美的诗文确立了他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才华横溢的诗人在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中国文坛恰如惊鸿一瞥,又倏然消逝,让人为之悲痛扼腕,唏嘘叹息。当年徐志摩的追悼会在北大举行时,德高望重的蔡元培先生送的挽联是:"谈诗是诗,举动是诗,毕生行径都是诗,诗的意味渗透了,随遇自有乐土;乘船可死,驱车可死,斗室坐卧也可死,死于飞机偶然者,不必视为畏途。"

  "毕生行径都是诗",此句用来评论诗人真是再合适不过了。"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在诗人短暂的生命中,他始终充满了"完全诗意的信仰":他可以冒着大雨在异国的康桥上等待美丽的彩虹,他可以放弃在美国即将完成的学业而赶赴英国,只为了他所崇拜的罗素……诗人的率真与热烈在他身上体现得和谐而又统一。他的诗和散文,在暮气沉沉的旧中国文坛上开创了一代清新浪漫、绮丽雅致的文风。

  诗人是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他崇尚自由、真、爱、美,对于爱情的执着追求是他诗人本质的真情流露。他曾说:"我将于茫茫人海中寻访惟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惟一灵魂之伴侣"--诗人对于伴侣的理解已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生活伴侣,他要寻访的是精神上的知己、心灵上的密友。

  这种形而上的理想是风流倜傥的诗人所不懈追求的。为了才女林徽因,他与原配夫人张幼仪离了婚,成了一个"自由的生命"。然而林徽因出于对婚姻理性的把握,最终选择了梁思成。她曾哭着对诗人说:"徐兄,我会把我们两个生命的邂逅永远珍存在记忆里,我的心里永远有你的位置。有时候,真爱是无需说出的。"林徽因说这句话时眼泪落在了咖啡杯里。是啊,人间有太多的无奈和羁绊,任性率真者又有几何?也许只能把真爱藏在心底无需说出。

  诗人寻寻觅觅的目光最终落在了陆小曼的身上。诗人与陆小曼的婚姻在当时的京沪引起了轩然大波,就连诗人的恩师梁启超对他的选择也持反对态度。陆小曼虽是才貌双全的女子,但她却是个"交际花",但诗人的浪漫与激情是任何力量都无法阻止的。从《爱眉小札》中我们可以看出诗人与陆小曼热烈的爱恋与灼人的罗曼蒂克是如何的甜蜜、如何的幸福,尽管婚后的陆小曼抽"阿芙蓉"、迷恋娱乐场所、挥金如土,把诗人拖累得难以为继。

  陆小曼在诗人遇难后虽然痛感"苍天因何绝我如斯",但她仍以出众的眼光保存、整理、出版了徐志摩的诗文作品,包括至今依然脍炙人口的《爱眉小札》,也可算得上是诗人灵魂之伴侣了。可诗人是为了赶听林徽因在北平协和小礼堂的报告从南京搭乘邮机飞往北平时不幸在山东罹难的。在他的心底,是否林徽因才是他永远寻觅的灵魂伴侣?诗人离开人间,与他心中的灵魂伴侣终究是擦肩而过,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只有美丽的诗魂依然在这尘世间、在我们情感的天空中飞舞着:"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