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诗歌赏析】​母 亲(外二首)作者:粟米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粟米浏览数:11 



 母 亲(外二首)

文:粟米


那一片,你种菜的地

已经贫瘠了许多

那一只与你肩头相依为命的

背篓,破了几个窟窿

村头那口井处到家的这段路上

蔓草长得疯狂

母亲,你弯成六十多度的腰

还能驮起儿女吗?你一辈子

背着期望,往返村庄田野

母亲,你鬓角的发丝,额头的皱纹

在四十多年里苍老

是的,已经四十多年了

别忙活了罢,快看那沉落的夕阳

南山的牛仔,鼓翼的归鸟

都忙着在日落前回家

母亲,儿女们都能拿起扁担挑水

歇歇吧,就把剩下的活

还有那一片种菜的地交给儿女


在黄昏等你


没有约定,习惯于黄昏

等一个没有预约的人

那个我曾在梦中无数次遇见的人

始终隔着一道关于情的膜

请容许我揭下梦帷

走近仅仅用寸许计量的距离

城市的灯光如约的在黄昏上演

每一条暗道里,都藏着

城市人对繁华身后的对错

流浪的人沿街乞讨

始终不及流浪的猫值得人同情

他们早已习惯成为看客

就像我习惯于等一个人

忘了吧,请忘记寻死觅活的

牵挂。舍得抛下一生的情

最终忘记初恋的女郎

等待一场没有预约的邂逅

等一个视如初恋的女郎


活 着


酒家,忘了设灯

一个习惯于醉酒的人

走失在回家的路上

泥沙上,那一行行脚印

犹如,蝼蚁凌乱的舞步

轻盈,浅,而且

早已隐失于一场风沙

当月亮快要落幕的时候

邻村的狗疯狂的嘶吼

那些游荡的鬼魂,可能

会收敛了些吧

夜归于平和,酒家打烊

醉酒的人,睡到了

那个刚死去的寡妇坟前

活着,他无数次

摸黑走进寡妇的卧房

如今,他在寡妇的坟前

借着酒性忏悔

请借我五百年

当月圆时,伴着青灯

我沉睡在故乡。父亲额头的裂纹

夺走了他的一百年

母亲种地的双手,长满了

茧子,时光夺走了她的一百年

祖父的坟茔,在蔓草枯萎

又生的一百年里。时光放快了脚步

将把像我一样的少年,推向

那个用白雪染发的年月

我日夜思量,为了拯救老去的容颜

请上天再借我五百年

那时,我将把我的一生,连同

借来的年月,分给那些我爱的,和爱我的

亲人。我还将祈求阴间的阎王

把我那多病的祖父送回阳间,接受

治疗。将祈求时间的轮盘

转回母亲出嫁的年龄,让母亲做回

二十年前的年轻与美丽


作者简介:粟米(笔名),于1993年生于云南昆明,现居昭通,在校大学生,少有作品公开发表。喜欢阅读,乐于写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