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作者:叶玉霞【04期:火红的要棉花】
浏览数:6 


火红的木棉花

作者:叶玉霞


  夜幕下的小岛,被几盏灯火点缀着,海浪挟着晚风的余威,肆虏地拍打着礁石,连队驻守在这远离大陆的不足2平方公里的小岛上,晚饭后,阿满像往常一样,带着两名战士,迎着海风沿着那条崎岖不平的石路,开始了巡逻,阿满和战士们仔细而认真地走着,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尽管今天是八一建军节,但也不能例外,比平时足足多用了半小时,才巡逻完,回到连队时,小礼堂内灯火通明。

  驻地人民为了表达对连队官兵的敬意和爱戴,带着一片深情厚爱,来到连队进行慰问,并联合举行了这场晚会,节目全是战士们自编自演的,但兵味十足,风趣浓烈,时不时引来阵阵喝彩。

  阿满回来后,走进了小礼堂,里面正演着一个小品,幽默的语言,滑稽的动作,逗的大家捧腹大笑,阿满落座后,小品刚好演完。

  主持人走上来报幕,由于去巡逻错过了好几个节目,单调的生活,紧张的训练,使他对这样的晚会充满着期待。

  正想着,负责主持的女兵说:“下面我们请老班长阿满上台来”,阿满生心疑惑地站了起来,在主持人和周围战士再三鼓励下,才慢慢地走上了台,不知所措地对主持人轻声说着“我没准备节目啊?”

  “今天你可是主角,我们专门为你准备了一个节目,不过还有一位嘉宾和你配合表演”,主持人正说着,在两名战士的簇拥下,一袭白色婚纱的漂亮女子,深情款款地从幕后向舞台中央走来。顿时礼堂内掌声雷动,阿满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这位嘉宾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远在老家的未婚妻朱秀英。见阿满一脸的惊鄂,“你没空回去,我就过来了”说这话时,秀英羞涩的脸庞上,迅速飞过两片幸福的红晕。

  入伍已经11年的阿满,算是连队的“元老”级人物了,换了三任连长,但不变的是阿满这颗拳拳的报国之心,凭着过硬的专业素质和精湛的军事技能,在军师级的军事比武中多次摘金夺银,3次荣立三等功,参加过抗洪抢险、抗震救灾等任务,因参加部队重大演习,他两次推迟婚期。这次说好的,八一回去和未婚妻朱秀英举行婚礼的,但面对这历年罕见的超强台风,他不得不再次失言了。

  秀英是位通情达理的好姑娘,她二话没说,毅然在没有通知阿满的情况下,只身来到了部队,并找到了领导,要求在部队举行婚礼,领导得知后,十分重视,并答应了她的请求,于是秘密地筹划了这场婚礼,为了不使阿满在执行任务中分心走神,更为了给阿满一个惊喜,于是就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

  这次超强台风,来势汹汹,范围小、路径曲折、发展快、强度大,部队上下都十分重视这次抗击台风工作,要求尽最大可能减少损失,并全力保住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每次台风来,转移岛上群众都是一件大事,也是最为重要的事,阿满和战友们带领全班人员挨家挨户地劝说,并把他们转移到了连队的防空洞内,战时的工事,当台风来临的时候,却是最好的避风港湾。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超强台风登陆前,阿满还是放心不下,带着几名战士,再次进行了巡逻,果然在一户乡亲的家里,发现了一位大爷,原来他从防空洞里回来取他的烟袋,阿满和几名战士,冒着大风和如注的雨点,将大爷劝回了防空洞内。

  当风停雨歇后,阿满和他的战友们迎来自己的节日------“八一”建军节。

  身着漂亮白色婚纱的失秀英,站在舞台中央,灿烂的笑容如花儿绽放在她的脸上,看到日夜思念的未婚妻,阿满激动得,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一种巨大的幸福感瞬间传遍了全身。

  “阿满和朱秀英小姐的婚礼,现在开始!”主持人话音刚落,神圣的婚礼进行曲响了起来,全连官兵和前来慰问的驻地领导共同见证着这对新人的婚礼。

  “新郎、新娘互戴戒指!”战友们走上舞台,递过两枚“戒指”——这是战士们在抗击台风之余用榕树叶精心编制的戒指。

  阿满和朱秀英为对方戴上结婚“戒指”后,幸福地相视而笑。

  “下面,有请新郎新娘入洞房……”

  原来,连队领导和战友们早已在连队的家属房,悄悄地为其布置了“洞房”,房间内摆满了战友们买来的喜糖和瓜果点心。

  屋子虽然不大,但婚礼的喜庆一样不少,气球、彩带、喜字,应有尽有,显得十分温馨且浪漫。

  部队驻地,长着一种树叫木棉,木棉花自古被誉之为英雄树、英雄花,树干直立高大直指苍穹,阳刚气十足,每年开花时,红色的花,如一团团火似的热情奔放,分外娇艳。

  阿满和秀英的幸福之花就如这火红的木棉花一般,盛开在孤寂的小岛上,是那样的惊艳,那样的妩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