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作者:林廖君【04期:游“恭王府”看“大观园”】
浏览数:17 


游“恭王府”看“大观园”


     作者:林廖君       


  衔山抱水建来精,


  多少工夫筑始成!


  天上人间诸景备,


  芳园应锡“大观”名。


  ——《红楼梦》十八回题大观园诗


  读过著名小说《红楼梦》的人,无不为“大观园”这座布局精巧,气势磅礴,楼阁交锚,景色优英的园林所吸引。向往之余,甚蔓不免发出“大观园在哪里”的感叹。其实,那诗里写得明白,大观园“天上人间诸景备”,原是艺术创造,并不真的存在。


  说来又奇了。许多人来到北京恭王府花园,进门就问:“哪里是潇湘馆?”“哪里是怡红院?”分明把这里认定是“大观园”。


  这是何缘故?


  查阅了这座府园的沿革历史,以及它的命名、园景题名等资料,真相大白。虽说恭王府并非“大观园”,但它的许多景色却是有意按着“大观园”的意境设计营建的。清代同治年间,恭王突诉对这处府邸曾经作了较大规模的重建和改建,调整布局,增置山石林木,并命名为“萃锦园”。“萃锦”,这个园名就顿可玩味:洋洋“大观”,蔚蔚“萃锦”,异曲同工,是特意取的。奕诉对这个园名大概也很欣赏,他在这里刻印的一本集唐诗集,题名就叫《唐萃锦唫》;笔者见过的两册手稿残本,直题《萃锦吟》,喜醉之心更是明显了。这是说园名。再说那景名,奕?的次子载滢在《云林书屋诗集》中,写了总题为《补题邸园二十景》的组诗和小序。这二十景的名称是:曲径通幽、垂青樾、沁秋事、吟香醉月、萟蔬圈、樵香径、渡鹤桥、漓翠事、秘云洞、绿天小隐、倚松屏、延清籁、诗画舫、花月玲珑、吟青霭、浣云居、松风水月、凌倒景、养云精舍、雨番岑。“大观园”里有四十多景,萃锦园没有那么多,可是,这二十景的名称却和“大观园”里的十分相近,有的还完全相同,这自然也不是无心的巧合,而是有意的效仿了。


  倘若要作进一步的查考。我们不妨象贾宝玉“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那样,进入萃锦园——恭王府,选几处重点园景,对比着看看,从“大观”到“萃锦”的脉络,可以得到更加令人信服的印证。


  进入萃锦园,迎面矗立着一块巨大的太湖石——飞来峰,绰约多姿,亭事玉立。载滢在《补题邸园二十景》中说它是全园的第一景,“翠屏对峙,一径中分,遥望山事水榭隐约,长松疏柳间,夹道老树干云,时闻鸟声”,十分引人入胜。这景色和《红楼梦》十七回写贾政一千人进“大观园”所见的“只见迎面一带翠嶂挡在前面”,“其中微露羊肠小径”,简直如旧地重游一般。最有意思的是,这两个“第一景”都题名叫“曲径通幽”。


  “大观园”里有个座落在山环之中的“稻香村”,《红楼梦》十七回写它“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萃锦园里也有一景叫做“萟蔬圃”,在圈的南部,“隙地一区,背山向阳,势甚平旷,树以短篱,种以菜蔬”。这一景现在萃锦园中何处,确切地点已不可寻。不过从布局看,很有可能是园中“榆关”、“翠云岭”一带。裁滢在诗序中说这里可以“验天地之生机,谐庄田之野趣”。贾政在“稻香村”勾引起“归农之意”,若在这里,不是也同样会触景生情吗!


  萃锦园中还有一处风景,名叫“渡鹳桥”。这座似虹卧波的小桥,横跨在园中央“邀月台”湖石山下前方。桥名取曰“渡鹤”,显然是取材于《红楼梦》七十六回中秋之夜“凹晶溪馆联诗”的一段情节:说的是林黛玉史湘云两人离了凹晶溪馆,在“粼粼然池面皱碧铺纹”的水池边对月联诗,“只听那黑影里嘎然一声,却飞起一个白鹤来,直往藕香榭去了”。史湘云因此提起诗兴,吟出了“窗灯焰已昏,寒塘渡鹤影”的诗句来。说也奇怪,“大观园”有的,萃锦园中好象也必有,而且决非出于杜撰。萃锦园中的渡鹤桥畔,当年的确养着一只鹤,天气凉了,它常独立桥上就木取暖。


  来到萃锦园西部,靠北边有一个非常特别的景致,名叫“观鱼台”。台上五间敝厅,四面临水,雄踞在一个很大的水池中央。台基上的铁环痕迹,至今还清晰可见,想是当年湖中荡舟系缆用的。这里简直就是“林潇湘魁夺菊花诗”的地方——“藕香榭”。《红楼梦》三十八回中说,“原来这藕香榭盖在池中,四面有窗,左右有曲廊可通,亦是跨水接岸,后面又有曲折竹桥暗接”,是“大观园”中一处景色非常,匠心独具的胜景。载滢的诗序中有这样一段描述文字:“西枕奇峰,东邻水榭,左右有碧桐修竹,结缘延青。值风静波澄,则水底楼台,历历可览,幻耶?真耶?非笔墨所能到也。”这很象是从现在园中“翠云岭”俯视“观鱼台”所能看到的景色。可惜,现在水池已经被填平,那“跨水接岸”的曲廊和竹桥也踪影全无。只是当年奇异的景色,“真耶”——已经残缺了许多,“幻耶”——还能想象得出来。


  贾宝玉住的“怡红院”在哪里呢?下面就说。《红楼梦》十七回中写道,那里“收拾得与别处不同”,“四面皆是雕空玲珑木板……一槅一槅,或有贮书处,或有设鼎处,或安置笔砚处,或供花设瓶、安放盆景处……真是花团锦簇,剔透玲珑”。萃锦园中的“怡红院”,是位于中路最北部的“养云精舍”,它就是现在称为“蝠(福)厅”的那座依岩为屋,结构曲折,备极幽致的建筑。曾是这屋舍主人的载滢说它“室小而精,尚朴去华,几案清洁,罗列图书及鼎彝数事,渊然静修,古香袭人”,可以“听雨敲诗,得少佳趣”。看来,萃锦园里的主人,连生活情趣也在极力模仿“大观园”中的主人呢!  


  萃锦园中的二十景,除上面说到的以外,无论是环以假山怪石,“亭中凿石成渠,引山后井水注之,随势回旋,清音雅致”的沁秋事(现名流杯亭),还是“以太湖石为之”“凿池其下”“空翠欲滴”的滴翠亭,以及“小山没树间,编竹为篱,俨然茶社”的浣云居,等等,不管是从景致上看,还是从定名上看,追仿“大观园”里的“沁芳事”、“滴翠事”、“浣葛山庄”的形迹,也是十分明显的。


  写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说这是在搞“穿凿”“比附”的把戏。在此不得不再多说几句。这座府园是清代乾隆四、五十年大学士和珅就某一废弃府园遗址兴建的,现存有很多清代康熙甚或更早的建筑实物,如府园的大围墙、东院前厅的明式小五架梁,园中“蝠(福)厅”前黄色湖石假山,以及最近发现的园东一座建筑上使用的明“万历十年”铭文大砖,等等,都是明证。这里一直到了同治年间归给恭王奕诉,才最后建成现在这样的规模。从清代乾隆到同治的一百来年间,《红楼梦》这部小说已是“久为名公巨卿赏鉴……抄录传阅”(见程伟元,高鹗《红楼梦·序》),而且“士夫几于家有《红楼梦》一书”(见吴云(《从心录》题词)。身为“名公巨卿”的恭王奕诉,也许就是个“红楼谜”。他把自己的府园仿照“大观西”改建起来,又有何不可?


  恭王府并非“大观园”,却酷似“大观园”,讲得艺术一点,当它是“大观园”也完全可以。它是北京目前保存得比较完整的一座不可多见的古代麓筑和艺术园林。周总理早在一九六四年,曾提议将此园好好保护,作为曹雪芹纪念堂(馆)的一个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