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微型散文诗
浏览数:14 


微型散文诗:百字内的散文诗  
文/寒山石  


一、微型散文诗是一种独立的文体  

1、散文诗是一种独立的文体,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柯蓝说,散文诗“是诗与散文相结合而产生的一种独立的新文体”。散文诗是美丽的“混血儿”,有着诗与散文两种不同的血缘关系,但不能因此说“散文诗是散文化的诗”,也不能说“散文诗是诗意化的散文”,它既不是诗,也不是散文,散文诗就是散文诗,它是一种独立的文体。如黄色是一种颜色,蓝色是另一种颜色,将黄色与蓝色混合而成的绿色,难道不是一种独立的颜色吗?  

2、微型散文诗正是从散文诗中分化出来的一种独立的文体。从文学的发展趋势与规律上看,文体的区分越来越细,使散文诗也赢得了充分的发展空间。如同诗歌可以分为长诗、短诗、小诗和微型诗一样,散文诗也有长、中、短、微之分。这样的划分体现了文体发展的细致化,也体现了作家追求的精致化,同时也体现了大众阅读的精短化。  


二、微型散文诗是百字内的散文诗  

1、对散文诗的篇幅划分。刘谷诚在《散文诗的美学特征》一文中谈到:“一般认为,散文诗的篇幅在100字至600字之间比较适宜,创作的空间比较大。这也是许多诗人、文艺理论家的共识。” “当然,字数在六百字左右的散文诗佳作,还是占了绝大多数。超过了这个幅度,便可称作中篇散文诗和长篇散文诗了。”但这里的缺陷,恰恰是忽视了百字内微型散文诗的研究。所以,按照篇幅的长短,对散文诗做出这样的区分或许不仅是必要的,也应该是十分有益的。这就是:100字以内的散文诗为微型散文诗,100-600字为短篇微型诗,600-1000字为中篇微型诗,1000字以上为长篇微型诗。  

2、微型散文诗字数限定在100字内,已经成为相当一批微型诗实践者的共识。应该说,微型散文诗概念的提出,是微型诗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创新。微型散文诗和微型诗的发展直接相关,所以穆仁先生在《我看微型散文诗》一文中说:“微型诗体现着对诗体短小的极至追求,因此微型散文诗也以力求短小为宜,我主张每首微型散文诗最好在100字以内”,并强调“微型散文诗以百字为上限”,这一点,也得到了微型诗界的普遍认同。可以说,微型散文诗是快节奏时代的快餐文化,是微型文学大潮的一支小溪,也是备受大众传媒特别是报刊杂志青睐的一种文体,和百字杂文、百字小说、百字小说、百字童话、百字故事、百字言论等等“百字文”一样广泛流行,备受广大读者喜爱。如果说大海是诗,海滩是散文,那么,贝壳应该是微型散文诗;如果说太阳是诗,月亮是散文,那么星星应该是微型散文诗。也就是说,微型诗、微型散文诗,都是微型文学这个千姿百态的“小人国”一个可爱的“小精灵”。如果要给微型散文诗下一个定义,那就是:诗的灵魂+散文的外衣+精悍的骨架(100字内的篇幅)=微型散文诗。  

3、微型散文诗字数限定在100字内,这是微型散文诗在形式上区别于散文诗的唯一特征。穆仁先生认为:“微型诗以三行为限,微型散文诗亦应限于三行(或三个自然段),这是微型散文诗与别的散文诗区别开来的特点之一。” 对此,笔者以为是不妥的。诗歌是以“行”论长短的,而散文诗是以散文为外在形式的,是以“篇幅”而不是以“段”或者“行”论长短的。所以,无论一篇散文诗有多少段、多少行,只要其字数在100字内,就是微型散文诗。譬如当代著名散文诗、散文作家耿林莽的《枫》:“山崖绝壁上,一株枫树垂悬。/月光照亮了古铜色的枝柯。/一千片叶子在舞蹈,狂欢。/风的手旋转。”还有《神马》:“一匹匹马纵蹄飞奔,奔向/西下的夕阳。/落日的金光,腾起流苏,那是抖动着的蓬散的长鬓,呼啸于风中。/一瞬的辉煌。/失却了蹄声的大地,黯然失色了。/一只老鼠窜出洞来,填补了空白。”《枫》只有44个字,《神马》只有84字,均不是三行或三段,我们能说它不是微型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