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微型诗鉴赏八法
浏览数:5 


                        微型诗鉴赏八法
                                        陕西/寒山石

鉴赏微型诗,可从语言、情感、意象、主题、背景、修辞、表现、比较等角度切入,也可从几个方面综合考虑,进行鉴赏。

一、语言突破法
语言是一切文学作品的基本材料。诗歌尤其讲究语言的运用,其艺术形象的塑造、意境的营造以及情感的传达,都要借助语言。由于体裁的特点,诗歌的语言要求能用最简洁的词句来传达尽可能丰富的内容,这就形成诗歌语言凝练、含蓄、跳跃性强的特点。
作为三行之内的微型诗,尤其注重炼字炼句,力求一句传神、甚至一字传神。品味微型诗语言,就要善于抓住那些最能表现主旨,显得特别精彩警策的字词或句子,也就是要抓住谓的“诗眼”。“诗眼”往往最能体现作品的内蕴及表达技巧。
微型诗“一字定乾坤”。如散心“便条”:“小草把春天从冻土层里拱了出来。”这种诗意盎然的“拱”,表达的不正是“一花一世界,一草一春天”?“蝉蜕把夏天挂在树荫里了。”一个“挂”字,精当至极,一字写尽酷夏的流失。
张励志的《龙卷风》:“风/疯了。”三个字,谐音运用,活龙活现。除了“疯”字,似乎也没有什么字可以更好地形容这得“病”的“风”。
唐淑婷惜墨如金,追求一种简洁的表述,并在简洁中注入深邃。如她的《落叶》:“挥金/如/土”;《浪》:“拍岸/叫/绝”,《雷声》:“空/喊”,《笼中鸟》:“关/爱”,《鞋》:“知/足”,只是将一些成语或词语分行置之,竟取得了别具一格的独特效果,境界开阔,内涵丰富,充满哲理,令人浮想联翩。
赖杨刚的微型诗语言别具一格,他杜绝平淡,刻意求新,或造新词,如“女儿香、爱情骨、欲望色、月色酒”等;或词语的新组合,如“一弯真理、一曲炊烟、半点心、千阙梦、一笔绿、一尾夜、一羽恋、煮天空、煲风雨、涮太阳”等;或改词性,其实是词的活用。如《灯》:“恋爱夜的黑/眼睛才会一直春”中的“春”;《春水》:“春水一江哟诗一行/桃花如笑漂、漂、漂,意境了/我的眼神你的背影”中的“意境”;《别解乡愁》:“炊烟一曲/拴——/白云飘”中的“拴”。
当然,还要注意了解诗歌的语言风格,如平实质朴、含蓄隽永、清新雅致、形象生动、绚丽飘逸、粗犷豪放、缠绵哀怨、含蓄蕴藉、悲怆幽怨等等。
如伊凡的《春风》:“甜在心上/暖在土里/香在路中。”只十二个字,明明白白,不加修饰,但显得真切深刻,就写出心中涌动的一汪甘甜、土中升腾的一股和暖和路途弥漫的馥郁芳香;“甜”、“暖”、“香”,味觉、感觉、嗅觉,只三个字,就勾画出魅力四射的明媚春天。汪静之的《足迹》:“常在门前柳树下/寻找童年游戏的足迹/寂寞的母亲呀!”穆仁的《乡土》:“发芽了,苗在这里/ 夭折了,桩在这里/离开了,根在这里”,同样平实质朴。
赖杨刚的《英雄碑》则有恢宏之气:“傲骨一根/捅破/天。”仅仅只有七个字,便将人民英雄那种前赴后继的勇气、那种凛然不屈的骨气、那种坚贞不渝的锐气、那种慷慨就义的豪气,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赖杨刚《瀑布》:“天空跌下来,摔成一句诗/一吟
就/大气了灵魂”,唐淑婷的《北斗》:“大勺一把/舀/天”,笔者的《祖国》:“一艘劈波斩浪的航船/那逶迤挺拔的喜马拉雅山/是猎猎高扬的巨帆”,亦有雄浑豪迈之气。
伊凡的《笼中鸟》:“一切的功能都在退化中/唯独那张小嘴/最发达”,唐淑婷的《鹰》:“掉下一根毛/鸡们跳了半天/够——不——着”,黄士如的《狼和小羊》:“狼搂着小羊说/别怕/就吻一次”,老山泉的《无官一身轻》:“难怪局长一退下来/一下子瘦了”,唐淑婷的《猴》:“红/在/见不得人的地方”,则是一种幽默诙谐的嘲讽。

二、情感突破法
诗是诗人“缘情而发”的产物,感情是诗歌的生命和灵魂,诗人的思想感情,或喜悦,或忧伤,或愤怒,或悲哀……无一不浸透在诗的字里行间。准确鉴赏诗歌的关键就在于把握诗歌里所表达的感情。只有很好地体会诗人在诗中的感情和基调,才能准确理解诗歌的主旨。
唐淑婷的微型诗以其细腻、缠绵、真切、独到的情感挥洒,让人为之怦然心动,如她的《乳名》:“这颗奶糖/在母亲嘴里含了几十年/舍不得融化。”乳名,永远是一块甜甜的奶糖,含在母亲充满关爱、充满希冀的心上;只要听到母亲那呼唤乳名的声音,我们的心头也会溢满亲情、溢满家的温馨。她的《乡愁》:“腌一坛家乡菜/酸一辈子。”“乡愁”是文化上的无根之感与漂泊无定,是眺望故乡、怀念家园的一辈子的“酸”、一辈子的“痛”,但何尝又不是滋养精神的一辈子的“醇香”。
笔者的《矿难》:“赤黑的汉子用生命掘采乌黑的原煤/人们啊,你炉膛里燃烧的火红/是不是死难矿工的尸骨。”龚立人说:“这发自心底的呼喊,这反差强烈的铮铮铁实,这蕴含震惊的寓意;还不能令你感到诗人的心在震颤,你的心被震慑吗?你还能蔑视微型诗吗?你还会说微型诗不能蕴涵大主题吗?”
蔡培国描写大自然的微型诗,是把自己的生命溶化其中,达到了“物我合一”的境界。如《林间》:“走着/走着/便成了鸟”,《野餐》:“不在乎吃什么美味/只是/嚼一嚼阳光”等等,无不表现出诗人对大自然的陶醉和神往。
燕荣的《过河》:“我踩着石子过来时/ 隔岸梦/ 谁的歌声 送行。”蓦然回首,情悠悠!浓浓的情感,牵肠挂肚。

三、意象突破法
任何诗歌内涵的表达、思想的表达都是以意象的捕捉和表达作为基础的。只是诗歌中的意象有的是具体的事物,有的是抽象的思绪或感情,但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都是为诗歌本身的抒情和言志服务的。微型诗也是一样。鉴赏诗歌就要通过认真分析、品味,理解和把握这种形象,感受诗中的意境,从而体会诗人的情感。我们抓准了诗中的意象,也就能从整体上把握了作者的情感或诗歌的主旨。
如俞平伯的《小诗——呈佩弦》:“微倦的人,微红的脸,/微温的风色,/在微茫的街灯影里过去了。”便是一首典型的意境诗,它以“人”、“脸”、“风色”和“灯影”等为具体物象,以“微茫”为统一的色调,精妙地营造出一个凄迷恍惚的意境,让人不禁对那消失在灯影里的一切顿生怀恋和苦涩之感。
新绿的《旋律》:“向寂寞的河面\抛一个激情的石子\荡起几个情窦初开”,《丝瓜》:“沿着月光的梯子向上爬\固执地凉在棚上\凝结成一棵有棱有角的思念”,这两首诗中诗人将“激情的石子”荡起的波浪称之为“情窦初开”,将“丝瓜”称之为“有棱有角的思念”,都打破了常规的写作,给予意象全新的解读和深刻地表达,不仅入木三分,而且让读者欣赏之后立即升起新鲜和惊奇的感觉。
谭秀葵的《人生》:“地球是张灌满生命的唱片/人不是一门唱针/就是一粒尘埃。”一个“唱片”,意象鲜活,要么唱响人生,要么落为尘埃,完全取决于自己。
侯他的《镰刀》:“一辈子弯着身子/铿锵地在地里穿行/偶尔看见父亲的身子高过了麦苗。”意象选择贴切,有形、有声,有景、有情,想起了自己的一首小诗《父亲的背——怀念父亲》:“一张木犁/曲曲折折地/耕作//一把镰刀/起起落落地/收获//一架山梁/硬硬朗朗地/活着……”
笔者的《云》三首:“流浪的/鸟/何处是归巢”、“大地枝头的落叶/漂浮在倒悬的/湖中”、“天空的表情/毫不遮拦地/写在脸上。”蒋登科教授点评:“这三首诗,从不同视角解读‘云’,想象是开阔的,表现是独特的。尤其是‘鸟’、‘倒悬的湖’等意象出人意料。”

四、主题突破法
把握微型诗的思想内涵,诸如忧国忧民、怀古伤今、蔑视权贵、愤世嫉俗、寄情山水、忆友怀旧、思乡念亲、相知相思、别恨离愁、建功立业、孤独惆怅、寂寞伤感、闲适愉悦、坚守节操、表现哲理、感奋振作、激励友人等等。
如向天笑的《路口》:“在不知迈向何方的时候/抬腿,便是命运。”道出了抉择的重要、艰难和必须的明智、慎重,和作家柳青的名言“人生的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异曲同工。
稻香梦的《大蒜集•4》:“我的影子在闹市中睡着了。”别有情趣。在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的喧嚣尘世中,能够拥有如此心态当属不易;《大蒜集•6》:“春天是被鲜花凋零的。”绚烂与凋零、夺目与惨像相依相生,辩证的哲理。
马瑞麟的《钱奴》:“挣扎在钱眼里的人/喘出的第一口气/都散发着浓浓的铜臭味。”人是金钱的主人,而不是金钱的奴隶。凡是挣扎在钱眼里的人,他同时也就被钱占有,成了钱的奴隶,如同古希腊哲学家彼翁在谈到一个富有的守财奴时所说:他并没有得到财富,而是财富得到了他。不过,“第一口气”若改为“每一口气”,当更为贴切。
非马的《盆栽》:“铁丝缠过的小脚/在有限的方圆内/一扭一拐
跛度一生。”一个“跛”字,足见“缠”之残忍,后果之悲哀。不由让人想起了那些教条的束缚、想起了种种训诫的教育方式,也想起了龚自珍《病梅馆记》中的一段话:“斫其正,养其旁条,删其密,夭其稚枝,锄其直,遏其生气,以求重价,而江浙之梅皆病。”

五、背景突破法
文学作品都是在特定的时代产生的,鉴赏作品就一定要结合作品的创作背景。要鉴赏诗歌,首先要把握诗歌作者的人生经历和文本的创作背景,了解诗作所反映的时代特征。
如汪静之的《过伊家门外》;“我冒犯了人们的指摘/一步一回头地瞟我意中人/我怎样欣慰而胆寒啊。”此诗抒写了诗人等“五四”青年一代大胆地追求爱情,敢于向传统的封建礼教挑战的勇气。这样一首在如今看来或许很平常的情诗,当时却掀起轩然大波,受到封建卫道士的激烈抨击,认为作者《蕙的风》诗集里“一步一回头地瞟我意中人”等诗句“做的有多么的轻薄,多么的堕落!”“有故意公布自己兽性冲动和挑拨人们不道德行为之嫌疑。”原因何在?在于它是一首向封建主义和封建卫道士挑战的小诗。在鉴赏这首诗时,我们不能以今天的眼光看待当时的环境,就如我们不能以今天取火的容易看轻远古时代发现用火的巨大意义。诗人敢毫无忌讳地写“瞟意中人”实属勇气可佳,充分表现诗人对人们的指摘毫无挂碍。因此,“一步一回头地瞟我意中人”成为现代爱情诗的名句。同时,它揭示了激烈的心理矛盾。敢“瞟我意中人”多么欣慰啊,可是事后一想到人们的冷眼热讽和那蔑视的眼神,诗人不禁有点胆战心惊。瞟时的大胆与事后的害怕构成一对矛盾,使人们回味无穷。
顾城的《一代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他寻找光明。”鉴赏这首诗我们必须要把它和十年浩劫那个特殊的历史环境联系起来。在那样一个黑白颠倒、指鹿为马、“黑夜”般漆黑的社会环境里,很多年轻人的学业、前程受到了永远无法补偿的耽搁和影响,有的甚至在那样的社会环境里变得迷茫,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这首微型诗深刻反映了一代人在那种社会环境下的心境,发表以后在文学界和社会界都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赖杨刚的《用诗赚欢笑》:“生活让梦亏本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亲爱的,谁还肯同我们搭伙/用诗赚欢笑。”诗人把人生坎坷的感叹寓于诙谐的言语中,“亏本”、“搭伙”这些冷漠的商业词语,用在诗里,很新鲜,但又显得那么生动又富于人情味,一下子就拉近了心与心的距离!“用诗赚欢笑”,一旦我们沉浸在诗的王国时,情感上不会再孤独无助,精神也会特别地富足!的确,只要我们对当下诗人的生存境况、对当代国人的精神境况这一背景有比较透彻的体察,我们才会感悟到字里行间流淌的悲悯情怀。

六、修辞突破法
常用修辞手法有比喻、比拟、夸张、反复、排比、对仗、对比等。
比喻,如王豪鸣的《闪电》:“一声咔嚓/谁抓拍了/惊天黑幕?”把“闪电”这一自然现象比喻成照相“抓拍”,并将“抓拍”景观定格在“惊天黑幕”上,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诗人的磅礴大气。写闪电的诗可谓千奇百怪、千姿百态,但这样形象、生动、准确的把握,还是极其少见的。笔者的《炊烟》三首:“思乡的小路/弯曲在/飘摇的梦中”、“母亲悠长悠长的呼唤/被一只相思鸟/衔上云天”、“一行诗
站在故乡的村头/让千里外的游子/日夜咏读”,就采用比喻手法,把炊烟喻为“思乡的小路”、“母亲悠长悠长的呼唤”、“站在故乡村头的一行诗”。
拟人在微型咏物诗中极为普遍。刘有权的《桃花》:“怀春的心事
被三月的风/偷走绯红了一树/娇羞。”用拟人化的手法喻桃花宛若少女怀春娇羞,这种情态美不仅使“无情之事变为有情”,且流溢着诗与画的意境。又如蓝枫的《电风扇》:“一辈子/躲在别人的圈套里/瞎吹”,吴警兵的《藤》:“在不断的纠缠中/寻找自我”,赖杨刚的《大山》:“一辈子扛着天,不累吗/是否也想躺下/睡进小溪那一淌温柔的臂弯”,等等,
夸张,如亚夫的《鞋垫》:“母亲捡来阳光的花瓣/一针一线一针一线/让我一步一个春天。”“一针一线一针一线/让我一步一个春天”夸张妙用,神韵具佳。木斧的《巫峡速写》:“远山迎面飞来/风和浪都吓呆了/青山绿水撞入我的画板。”借“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水势,运用夸张手法以动态写静景,化平凡为神奇。
陈默的《葡萄干》:“新疆的阳光/很甜。”通感的使用,只有七个字就让我们想起了吐鲁番的葡萄,想起了那浓郁的边疆风情、那让人神往的葡萄园和那令人馋涎欲滴的一串串成熟的葡萄。赖杨刚的《犁》:“你的目光犁过去/听——/骨头里响彻花开的声音”,则是一曲是视觉、听觉、幻觉的咏叹调。亚夫的《骋》:“顺着青青草/终于摸到了/马蹄声声”,通感修辞手法运用得神韵十足!
笔者的《蜂窝煤》:“之所以被烧成废渣/只因/心眼太多”,《虾》:“炒得再红/也是/下酒的菜”,《竹》:“腹中空空/全凭一个‘攀’字/节节高升”,其中的“心眼”、“炒红”、“盼”,皆是一语双关。
用典,如蔡培彬的《蔡伦祠》:“罄竹难书/ 剩下的/都写在纸上。”将 “罄竹难书”贬词褒用,蔡伦发明造纸术之功绩“跃然纸上”,永载史册。

七、表现突破法
诗歌常用的表现手法有情景交融、直抒胸臆、托物言志、动静结合、虚实相生、渲染、象征及映衬等。
如冰心的《春水•三三》:“墙角的花/你孤芳自赏时/天地便小了。”借“墙角的花”嘲笑“孤芳自赏”,喻理警策,情景交融,启人深思。
长弓的《池塘》:“青蛙
故事已讲完/芦苇撒开白花花的思绪/打捞遗漏的细节。”“青草池塘处处蛙”,蛙声停止,“故事已讲完”,由动及静;芦苇“撒开思绪/打捞遗漏的细节”又由静而动,三行之间,动静交错,意趣横生。陆向荣的《鸟》:“春的枝头/会飞的花朵/最美。”娓娓道来的淡淡一笔,勾画出一副鸟语花香、动静交错的美丽。
笔者的《树》:“一把绿/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新绿点评说:“这首诗空灵豁达、虚中见实。诗人将树拟人化了,重在于一个‘抓’字,动感十足,春满一片。在小巧玲珑中显大气,‘一把绿’‘抓出一片/自己的天空’,属于精神的天空,那份激情呵,点亮了读者的心。” 亚夫的《信箱》:“流浪者的信箱/背在肩上/思念的骨头在深夜敲响。”诗借“信箱”之实,言思念之深,“思念的骨头”常在“深夜敲响”极具感染力。

八、比较突破法
比较突破法,就是通过同题微型诗的比较,来进行鉴赏。如云掠过的《春联》:“春/ 帘。”一个“帘”字,形象传神;小月肖《春联》:“闹/ 春/ 门”,唐淑婷《春联》:“ 热/门”,落笔重在热烈的气氛;笔者《春联》:“春天的红围巾”,刻画出春姑娘的翩然将至。
诗之剑《母亲》:“母亲是生我的人/但我希望她是我的坟茔”,不由让人想到王尔碑的《墓碑》:“葬你/于心之一隅/我就是你的墓碑了”,以丰沛浓烈的情感和发自肺腑的喷薄之情震撼人心。
姚益强的《向日葵》:“燃烧的心事/高举头顶//一生苦恋辉煌”,重在以形写神;邓芝兰的《向日葵》:“寂静而孤独/满脑的钉子,如粒粒/闪光的事情”,以比喻出新;张贤翼的《向日葵》:“一经倾心/至死不变”,则直抒胸臆;李蔚的《向日葵》:“当你十分谦恭地低下头/正是你满腹经纶十分充实的时候”,却以哲理见长。
小人小爱的《瀑布》:“你梳着三千尺白发/含泪在悬崖,纵身跳下/再没有谁,让你牵挂”,让人心痛;笔者的《瀑布》:“跌/下/便是升华”,或亦有独特之处。


本文系笔者《微型诗论探》之一章。《微型诗论探》系国内第一部研究探讨微型诗的诗学专著,10印张,22万字。该著分别从微型诗生成论、体式论、特征论、体裁论、创作论、鉴赏论,比较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三行之内的独特诗体——微型诗这一“诗歌王国的微雕艺术”的发生发展过程,用严密的逻辑思维和形象化的语言,结合千余首微型诗作,以诗人的敏锐和学者的理性进行论述,文笔严谨又充满激情,感悟深刻且富有个性,是微型诗理论研究的集大成者,是鉴赏、创作微型诗的鲜活教材,也是进一步探讨、研究微型诗的翔实资料。

上一篇:  ●  微型散文诗
下一篇:  ●  微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