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冬日乡村           作者/路志宽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路志宽浏览数:7 


冬日乡村

作者/路志宽



立冬后的风一吹,秋天的影子,就被吹得无影无踪了。厚厚的落叶,覆盖住了最后的虫鸣,大地归于寂静。


光秃秃的树枝间,有鸟的巢在寒风中瑟瑟发抖,但我知道鸟巢里一定收藏着属于它们的温暖。


大地被丰收过的秋天,打扫得一干二净,目光里的空旷,让一颗心觉得更冷了。寒风肆虐,原野为它准备好了最大的舞台。


寒风继续吹着,就连那下着下着的雨,都渐渐向一片雪花靠近,看它正在变身。满树的枫叶,火焰一般,在枝头为自己点燃一团火,取暖。


在北方,天气预报中说,早有一场大雪降临,这白色的精灵,将那里的世界早已变成一片银装素裹。


目光里一望无际的白,将心中的寒冷,继续铺展。




没有雪的冬天,是无趣儿的。


试问儿时关于冬天的记忆中,谁的心中没有几片洁白的雪花儿,一片两片三片四片……白雪皑皑的世界里,住着我们心中永远的童话。


雪花飞舞时,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老家,想起那眼火炕,想起那熊熊燃烧着的炉火,想起那炉火上咕嘟咕嘟炖着的肉,想起这些,我的乡愁就更浓了。


雪,是整个冬天最受欢迎的女主角儿。


她来时,总会带来一个预示着来年丰收的大喜讯。




守卫村庄的大树,脱去了自己的衣装,露出骨感的美,而在我的目光里,村庄的样子更加清晰了,它就站在大树的后面。一缕古典的炊烟升上去,如同从一幅黑白底色的照片中飘出来的一样。


我是个离家多年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外漂泊流浪,故乡,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临时停靠的港湾,一个临时休息的驿站。然而,每次靠近村庄前,看见这一缕缕炊烟,就会轻易导引出我的两行热泪。


我用自己的热泪,融化过村庄的每一片雪。


村口的老槐树,显然比我要忠诚得多,这么多年来,它一直都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守望着村庄,茂盛的枝叶上,结出过太多的关于思乡的诗词。而它的根,也就是我在这个尘世的根。




风继续吹着,思念却在心中滚烫。


对于一个在外流浪的人来讲,思念,是最好的取暖方法。


不知多少次,在梦里我沿着一条羊肠小道,寻找那段贫穷但快乐的生活,归来的疲惫的脚步,踩在柔软的土路上,就这样走啊走啊,我知道小路的尽头,就是我失去多年的亲情。


每次归来时,总会听父母说起,又有一些人逝去了,他们的灵魂升到了天堂,他们的肉身,却迈进了村后的黄土里。


我想他们死后一定不会寒冷,这里有故土的温情,将他们生生世世地守望。




雪地上一只小小的麻雀,在冰天雪地里瑟瑟发抖。那样子,多像最初流浪在外的我。


这时的乡村,家家户户的屋子里,全是温暖的火炉,全是暖暖的爱意,看那一树的梅花,都矜持不住了,在风雪中绽放自己的心事,大胆的说出对村庄的热爱。


一盘小草,一壶老酒,乡下人的日子,就这样过得有滋有味,在乡下,人心里都结不住冰,一壶酒就化开了。


看着那傲雪的梅花,总是会误导我的视觉,不知多少次,我都以为春天来了。


是啊,季节的脚步越走越深,最后一场雪时,寒冷的锋芒已经丧失,温暖的阳光一露面,白雪就被感动得稀里哗啦的,成了一滴滴温暖的泪水。


我是个不喜欢寒冷的人,喜欢冬日的乡村,是因为她收藏着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温暖,是因为冬天来时,春天就不远了。



作者简介:路志宽,在《诗刊》《扬子江》《星星 散文诗》《中国诗人》《上海诗人》《诗潮》《葡萄园》《山东文学》《贵州作家》《北方作家》《越南华文文学》《新大陆》《敦煌》《当代国际汉诗》《文苑 经典美文》《香港散文诗》《伊犁晚报 天马散文诗》《散文诗世界》等发表各类作品1200余篇,获征文奖180余次,作品入选30余种年度官民选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