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高    考                   作者/李仁学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李仁学浏览数:13 


高    考

作者/李仁学



雾霾,空气里弥漫着雾霾,就像被人蒙上了一层黑纱,眼前灰蒙蒙一片,影影绰绰蠕动的都是难得缄默的人群和车流。


今天是高考第一天。一人高考,全家上路,又一个中国特色的“全民高考日”。路上,赵满河一面驱车慢行,一面煞有介事地跟女儿开玩笑,今年高考作文题肯定跟雾霾有关,你得往雾霾和大气污染方面有心理准备。


其实,女儿庭芳很优秀,几次高考模拟都过了重点线,作文还得过满分,老师非常看好她冲刺名牌大学。女儿的前途似乎一片坦荡,根本用不着父亲替她操心。


行进到菜场附近的时候,骤然水泄不通。人车混流,煮饺子似的喧腾。


爸,就到这儿吧。下一段我自己走过去。女儿冲他挥挥手,浅浅一笑。


女儿仄身于滚滚人流,赵满河会心地笑了:女儿总是这么善解人意!


赵满河嘘着口哨倒车返回。小车刚扭过头来,女儿却又回来了:跟我来——爸,快点嘛!赵满河几乎是被女儿拽下车来。


怎么,谁欺负你了?赵满河心里一咯噔,第一反应就是,又遇着咸猪手了!唉,谁叫女儿这么漂亮呢?这可能是他这个做父亲的唯一烦恼,因为这样的场合发生那样的事情已经不只是头一回了。


不是!有个老太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赵满河心里再一咯噔,刹住脚步,马着脸说,那么多人就你一个人看到了?多管闲事!掏出手机瞧了瞧,提醒道,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女儿噘着嘴巴撒娇地说,知道,离开考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送她到医院,一个来回最多半小时,不会耽误高考的。


遇着这么个菩萨心肠的小天使,活该老太太今天运气好。赵满河拗不过宝贝女儿,当即将老太太抱上车,由女儿在后座上搀扶着,不消十分钟时间就到了医院急诊室。


诊断结果:脑皮外伤,突发性脑溢血!老太太仍然处于昏迷当中,必须马上住院救治。当医生要求他们预交五千元住院费的时候,赵满河呆呆地望着女儿,傻眼了。女儿也有些尴尬,稍事踌躇之后,蓦然反应过来,很快从老太太口袋里找出手机,摁着通话记录上的号码一个个拨出去,居然找到了老太太的儿子。


不一会儿,老太太的儿子风风火火地赶过来了。说过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赵满河打算立马送女儿赶赴考场,不料老太太的儿子一把攥住他,鼻子“哼”了一声,冷笑道,那我得好好谢你才是啦!说着,铁锤般的拳头迎面砸来。赵满河顿觉脑门像遭雷击般的震了一下,架在鼻梁上的的眼镜“啪嗒”掉下来,四分五裂地碎了一地。赵满河摇晃两下,訇然倒地,只听得女儿“哇”的一声尖叫,随后戛然而止,一切从他的意识当中屏蔽了。


赵满河苏醒过来的时候,妻子正在喋喋不休地埋怨,女儿则沮丧地垂着头嘤嘤啜泣。这一记铁拳着实雷霆威猛,砸得赵满河七窍流血、当场晕厥,嗣后被诊断为轻微脑震荡;重拳之下,女儿骇然心碎,整场高考虽然勉强撑持,但芳心大乱之际,形同走了一个过场,高考成绩稀里哗啦、一败涂地,大大出乎老师和同学们的预料。


更为令人愤慨和无奈的是,大难不死却落得半身不遂的老太太居然一口咬定,当初自己就是被庭芳撞倒的。她每天都晨练以后就上早市,从来不曾发生过什么脑溢血,如果不是被人撞倒,她压根不会倒地,更不会突发脑溢血瘫痪。老太太的儿子固然已经因为无辜伤人被刑事拘留,但他拒付赵满河医药费,给出的理由非常简单:赵满河未付老太太住院费,恰好两清。而且,因老太太身边就这一个独子,如今可怜的老太太已然瘫痪在床,需要有人照料,所以他的儿子很快也就提前获释了。


对于特殊情况下的“法外开恩”,赵满河能够表示理解,但唯一不能理解的是,女儿的爱心和善举何以轻率地被人恶意消费、肆意践踏?为什么目击者昧着良心一直保持沉默,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敢于站出来为女儿说句公道话?而且,女儿由此造成的高考失利和心灵的创伤又该具体由谁来承担责任呢?望着女儿泪水涟涟、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完全能够体会到她此时内心的彷徨与纠结——女儿真正的痛苦显然不仅仅源于一次高考的失利,而是临阵于另一场高考的惶惑与绝望。一定要找到目击证人,为了还女儿一个清白和公道,就像找到高考的某道正确答案一样,哪怕翻阅所有的世道人心,受尽再多的冷嘲热讽,一定要找到他!


向来不爱抛头露面的赵满河开始了主动接触媒体,就像祥林嫂一样,一次次不厌其烦地向人诉说女儿和他的尴尬不幸遭遇,并在各种媒体上登出广告,悬赏万元寻找目击证人。


千呼万唤,终于等来了目击者浮出水面。这天,正当赵满河一筹莫展的时候,有人打来电话,说他有可能就是唯一的目击证人了,因为那天雾霾沉沉,行人和车辆特别多,根本就没谁在意老太太是怎样倒下去的。接着,又稍带几分神秘的意味问,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站出来吗?


赵满河不假思索,知道,当然是因为那一万元悬赏——我,绝不失言!


不,你错了!目击者一口否认,接着解释道,因为老太太就是我撞的!我现在之所以站出来,是因为你女儿——我现在才知道她因为这件事情耽误了高考。实话说,这些日子,我备受煎熬,也好像经历了一场高考。我看,那一万元悬赏,还是奖给你女儿吧——因为,她的高考并没有失利,而是非常优秀!




作者简介: 李仁学,记者,湖北省作协会员。中短篇小说《长江丛刊》《四川文学》《今古传奇》《牡丹》《野草》等文学期刊。短篇小说《乳神桃符》获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征文三等奖,短篇小说《绣个月亮还给你》获“十艺济南”全国网络文学大赛三等奖,短篇小说《喊春》获全国“元翊杯”征文大赛一等奖,短篇小说《四年后再见面》获槐荫文学奖,散文《客窗夜话》获全国李白杯文学奖。有《绿色的城》《蓝天碧水我的家》等多部电视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