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表哥请客                       作者:毕士军
来源:大沽河博客圈选稿作者:毕士军浏览数:7 


表哥请客

作者:毕士军


今年年头好,过年的时候表哥家还宰了一头小肥猪。这年正月过得还算不错,除了腌制一点腊肉外,还能剩下点猪肉,自然这年的正月腥荤不少。村里的亲朋好友们、哥爷们免不了互相请客,在一起聚一聚喝上两盅的时候也就多了一些。

表哥戴了一顶过年新买的毡帽,嘴叼着烟袋,早上在孩子他三叔家多喝了两盅,毡帽下面的脸庞像涂了红纸粉的大核桃。一进屋和表嫂说:“今天这酒喝的挺好,要是大队每户发上五斤的酒票,让我们哥几个喝个够该多好呀!啥时候能到哪会儿呀!”。表嫂得瑟着回应道:“你这老鬼,今年这年头,能杀上一口小猪,国家能多发上几尺布票,孩子们能换一些新衣服,生产队又能多分上二斗黍子,年糕豆包能吃过正月十五就不错啦!你竟敢还想多喝上两口,真是想做梦吧!”。表哥咧嘴一笑,那核桃上的横沟纵壑更深了。说道:“老婆子,这一阵子净上人家吃喝了,再过三天就到正月十五了,咱也该找找哥爷儿几个到咱家聚一聚了”。表嫂回道:“可不嘛!不能光喝人家,不还席呀!”。随后,表嫂数落着表哥吃喝过的家份“咱家他大爷、他三叔家、李大个子、… …正好六家,一炕桌”。

表哥说:“那就明天请他们”。不一会儿 老两口开始掂量着明天的酒宴了。表哥说:“弄它八个菜吧!我今年去过的这几家都是八个菜”。说着,老两口盘算着都上什么菜。打算上一盘小猪肘肉,两个去年晒干菜角瓜条和干豆角丝,一个炒土豆丝,炒豆腐和炒酸菜丝,最后一个自制猪肉面肠。八个菜定完了,表哥说:“要是有一盘花生米或是炒海带丝该多好呀!”。表嫂说:“老东西,你家又不是开饭馆的,那来的那东西”。

到了下午表嫂开始忙活起来。先是烧水炸豆角丝、角瓜条,然后制猪肉面肠,不一会儿屋里洒满了猪肉面肠,炸豆角丝和角瓜条的香味。表哥从米柜里掏出用猪尿泡做的酒囊,像打量宝贝似的。今年过年大队每户发了二斤酒票,除了正月初二给孩子他姥姥、姥爷拜年带去半斤和初六小舅子来拜年喝点之外,表哥过年那天都没舍得喝上一口。现在只剩下这些,大概还剩有一斤二两酒吧,够哥爷儿几个打一把同桌的。表嫂在外屋闻到了一股酒香,告诉表哥一会吃完晚饭就去告诉那几个人,早告诉免得晚了被别人请去,顺便从他三叔家借来三块盘子,咱家盘子也不过用,另外,别叫你那个表弟张富知道了,他要是知道了,这酒就全添护他了,别人就摸不着葫芦嘴了。吃晚饭,表哥一一告知了邀请的人,明早来找你们千万到齐,顺便到孩子的三叔家借了三块盘子,要上灯的时候回家去了。

第二天早上,表哥表嫂很早起来,要出太阳的时候客人们都到齐了,宴席开始了。昨晚张富在外面看见表哥手捧三块盘子回家,推测八成是表哥家要请客了,早早起来就发现表哥家大烟小气的,又看见表哥领着大表哥、三表弟先后做进屋了,无疑表哥家确实在请客。估摸酒席已经开始了,张富走进表哥家的大门,一边喊:“表———嫂!看——狗!,到你家借样东西”。便顺手从柴堆上抄起一根木柴根,吆喝着就进了屋里。看见一炕六人,张富不客气的说道:“诶呀!哥爷儿几个都喝上了,看我这也碰巧来晚了,这样为表示歉意,我自罚三盅。”说着,倒满登登三盅一连喝下。喝完,他看看坐在炕桌周围的哥几个陈颜不语的样子,又说道:“看大伙这咋还模模样样,沉脸不落的,这样吧!我再自罚三盅”,说罢接二连三地又喝下三盅。顷刻间六盅酒已经下肚,表弟张富这时更是无所顾忌了。他高声的说道:“我看这样吧!我还有事,我先和大家打一个同桌”。说着撸撸袖子,盘坐在炕沿上就和身旁的表哥先来上了。张富一溜烟般地把同桌打完了,他输得好惨,桌上的酒全叫他喝了,他还觉得欠一盅酒,歪着脖子,得意而又狡黠地样子说道:“哥几看我这还忙着有事,来!我最后和大家碰一盅吧!”碰完酒,张富说道:“你们慢慢的喝吧!我忙着有事先走了”。然后东西也没借,一溜烟的走了。

表哥拿起炕上捂热的猪尿泡做的酒囊,酒囊瘪瘪的,囊中所剩无几。只听他三叔说:“这臭拳!本想输给他几拳,没想到全他妈的赢了,这酒全让他喝去啦!” 大个李又说道:“今天这拳,本想着输来着,结果全赢了,这个张富也是,他全输了也不说让人家陪一盅”。表哥拿着那干瘪的酒囊又一次说起那句话:“要是大队每户人家能发上5斤的酒票该多好呀!”大哥馋啧啧地说道:“你说这叫啥事,该来的没来,不该来的来了,该喝的没喝着,不该喝的喝个六够。唉!啥时候供销社的酒,想喝多少就买多少,啥时候喝啥时候有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