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雪的恋情          作者/刘宙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刘宙浏览数:3 


  雪的恋情  

  作者/刘宙

  每年一到冬天,我就能意想到大雪纷飞的场景,那满天满地的白色棉花,铺满了整个世界,山上,地上,树上,屋沿上,菜地里等等,到处都是白皑皑、晶莹剔透的一片,如同进入了如梦如幻的童话世界。

  还记得那是我在乡村的童年时期,冬日的一个午后,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地上的积雪足足有一尺来厚了,我在大哥和邻居伙伴们的带领下一起参加了堆雪人的游戏,我们开始是滚雪球,只见大哥带头教大家抓一把大雪放在地上,两手齐出力把松蓬蓬的雪压紧,再抓一把叠加再出压紧,如此反复,很快就压出了碗大的雪球,大哥帮我们把压紧的小雪球挨个压紧检查了个遍,然后告诉我们放在平坦的地往面将其出力地滚推,一会儿功夫,那片空地上被我们滚满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雪球,再下来大哥让我们找木棍,在每一个雪球上端插一个洞,并在大的雪球上都留下木棍,接着我们把小些的雪球由2人抬起对准洞口插进去,我们再给雪人装饰,用石头做眼晴,用红萝卜做鼻子,用瓦片做嘴巴,用旧布给他们做围巾及帽子,就这样,一个一个精致各异的雪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帘。我们撒欢地围着雪人做游戏,炫耀着自已的伟大创造。

  长大了,我喜欢看雪花儿从无尽的天穹漂漂洒洒地飞落人间,那一片一片仙女般曼妙而又潇洒的身姿,给人一种再美不过的视觉盛宴了。也喜欢在雪地里走着,听踩着雪儿喳喳的声音,感觉像是踩在了天上的白云团里,而自已像是飘在天上的某个神仙要去会一场未知的盛大宴会,在那个周遭里,所有的烦心事都被这雪白的世界洗涤的白净净的,留下的只有一白无际的世界和油然而生的喜悦。

  现在的我,由于种种原因,我定居到了深圳这个城市,在这里的冬季,是没有雪花的,尽管他偶尔也会冷,也会让人穿上厚厚的毛衣。但雪始终未能下来,好像这里是被雪儿遗忘的角落。

  深圳现早已是冬天的季节了,天气非但不冷,而且还继续着艳阳高照,气温高达快30度,阳光下的男男女女们,依旧毫无怯意地持续着夏天才有的下水游泳。大街小巷里随处可见穿着超短群和吊带的女生们,男生们也有光着膀子的,仿佛冬天只是一纸挂在墙上遥远的符号,跟深圳的天气没有半点儿关系。而此时的老家已然是大雪纷飞,我忍不住打电话回家,听听雪的声音,嗅嗅雪的味道,我把家里拍来的各式各样的雪景图片放大,贴满了房间的墙面,在日光灯下看着这些熟悉而又渴望已久的美景,仿佛带我又回到了乡下的雪地里,那晶莹剔透、白皑皑的世界如同梦幻般的童话世界。是晶莹的雪花换回了我美丽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