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腌菜里蕴藏的母爱     作者/殷显菊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殷显菊浏览数:3 


 腌菜里蕴藏的母爱

  作者/殷显菊

  初冬到来,生长在大西北的人们家家户户开始腌菜,也为冬天的到来作着充分的准备。

  腌菜,对亍现代社会已箅不上餐桌上的美味住肴,却以自身的个性孕育着河湟土地上的儿儿女女的茁壮成长。

  那时候家境困难,兄弟姐妹多,深秋将尽,家乡的人开始准备过冬的物资,磨面、榨油、粉料、扫树叶,处在一片忙乱之中。妈妈更不例外,为了我们一家人过上一个温暧的冬天,除白天农活外,晚上回到家里在灯下给我们兄弟姐妹缝补着衣服,不知多少个夜里她彻夜未眠。至今的我,每天起来去广场晨练。返回的路上,腌菜堆集如山,什么白萝卜、红萝卜、大白菜、大头菜、雪里红、红辣椒应有尽有。每每的走近这里,看见人家有妈的女儿手挽着手和妈妈一起精心的挑选着将要腌的菜时,可没妈的我,却独自挑上几朵菜,含着泪回到家中。想起妈妈在世时和妈妈一起腌菜的情景,我一边洗着菜,一边泪流满面,泪水不由的打湿着我的衣襟。

  往事如梦,多少年过去了,儿时妈妈的三缸腌菜,永远刻印在我心上,无法在我的记忆中消失。

  我清楚的记得,白天当天气好的一天,妈从百忙之中回到家,背上一个大背斗去菜园,把自家种的大头菜一个一个的砍下来,然后,剥去外叶,又背到河里去洗,洗好后晾干,又背回家。乘早上或晚上的一点时间,把大缸洗干净,开始准备腌菜。

  在腌笫一缸花菜时,妈先把大头菜拾到案板上,然后又洗上几个红萝卜,再配上几角红辣椒,开始切,切好后,再撒上几把盐,拌均匀,装入大缸中,上面压上一块干净的大石头,过上几天,才陷下去后,又加上一些菜。

  第二缸是妈妈又腌的是黄芽菜,类似大白菜。妈妈又去菜园把菜砍回来,烧上一大锅开水把菜放进锅里烫上几分钟,又捞出来,开始一朵一朵的清洗干净,不用刀切,一朵一朵的撒上盐,压上石头,腌好后取出来吃,黄中带脆既好吃又好看。

  笫三缸是妈妈用小缸腌的一种咸菜,妈又去菜园把芹菜割回来,洗上几个红萝卜,配上几角红辣椒,切碎,拌上盐装入缸中,压上石头,绿中带红的一缸咸菜妈妈又腌成了。

  三种菜,三种味道,三种菜,三种色泽。味浓、味鲜、味爽;色红、色黄、色绿。

  今天,当我把自已腌的菜取出品尝时,虽加了很多配料,如腌萝卜干时加入了辣椒、芝麻、花生、白糖、料酒等,但味道根本就没有妈妈那时腌的那种浓浓的乡土味儿。

  过去社会的落后,物资资源的紧缺,冬天里的人们,就根本谈不上吃点绿菜。菜腌后,妈妈又把剩余的菜收拾好,冻在南墙跟里,留着过年吃。

  妈妈的三缸菜就成了那时冬天我们生活的依靠!整个冬天里,经常吃的是水对面,清汤寡水,缺肉油的年代里,切上一大盘酸菜,捞上一小碟咸菜,就已经很不错了,大多数人就这样打发着四壁透风,肚子欠饱的难耐日子。

  寒衣节到了,如果老天愿意,我将接我天堂的妈妈回家,再给我腌一缸菜来,我想吃妈妈儿时腌过的那种菜味了,天堂的妈你听见了吗?

  妈!你用三缸菜养育了我们兄弟姐妹,养育之恩未报,苦日子过了,好日子来了,你却走了!

  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里,为了我们一家的生存,您起早贪黑,省吃俭用,任劳任怨,用您的辛勤汗水换来了我们今天的幸福!

  为了我们年轻时没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没穿一件得体的衣裳;年老时没坐一次飞机,到祖国的大好河山去看看!

  妈妈的腌菜,今生的思念!

  妈妈的腌菜,成长的记忆!

  妈妈的腌菜,浓浓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