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荞 麦           作者/ 王新民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王新民浏览数:11 


荞 麦

作者/ 王新民


民间笑话,一人少年外出,中年返回,路过村头农田,见一老农正在田间劳作,随上前问道:“老伯,地里长的这红杆杆绿叶叶是啥东西”?老农抬头见问话的竟是自己多年没见面的儿子,顺手就给一个耳光子,骂道:“你这数典忘宗的东西,竟连荞麦都认不出来了”


多少年来,这则笑话伴着农作物荞麦深深地落在渭北人的心里。这虽然是人们饭后茶余即兴创作的一则谜语,却极其形象地概括了荞麦这种农作物生长的外形特点。你不能小看这则小小的笑话,只要稍家斟酌,就不难从中体会到渭北这块土地上文化的丰富和厚重。


从前,居住在渭北高原这块广袤大地上的人们,村村都有土地庙,像样的人家进门都修一块照壁,照壁中间必有一个小巧玲珑的神龛,哪里供奉的就是土地神,村里人不说是土地神。都说是土地爷。爷是尊称。在村里只有辈分高,有威望的,才配受这爷的称呼。可见土地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有多么高。在十年九旱的渭北地区,信仰是这方土地上人们精神的支柱。他们的信仰,让人们对脚下每一分土地上生长着的粮食作物都心存感恩。


渭北地区春夏干旱,秋季多雨。有时候,春夏滴雨未下,太阳就像燃烧的大火炉,烤干了越过冬天麦苗,晒死了大秋作物的幼苗,人们在夏粮绝收的恐慌之中,便又把希望寄托在夏收后回种的秋粮作物上。,民谚说:“中伏荞麦,末伏菜”,三伏炎热,忽有一天,天降甘霖,居住在渭北地区的农民欢欣无比,雨后的田野上到处都是忙碌的身影,人们吆着牲畜,赶着墒情播种荞麦。雨后的荞麦在这方土地上向来都是落地生根。


白露前后,红枝绿叶的荞麦上开满了粉嘟嘟的花,出落得就像村里人家等待出家的大姑娘,真是人见人爱。鸡狗猫在田间地头忘情地嬉戏 ,惊飞了前来采花的蜜蜂,整个田野在这个季节变得鲜活起来。


深秋的第一场霜冻,让繁硕的荞麦枝殷实了起来,人们再低头看一眼,心里就无比踏实。今冬明春再也不会为全家人的肚子担心了。


冬天说到就到了,天气越来越冷,忙活了一年的农村人,烧热自己家的土炕,围被而坐,让老婆打一锅荞麦面搅团,美美地吃咥上一顿,心里就感到无比的幸福。


是的,在十年九旱的日子里,幸福就是如此的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