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小院黄昏                    作者/ 成峰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 成峰浏览数:3 


小院黄昏

作者/ 成峰



连日的阴雨终于带走了三伏的酷热,傍晚的时侯,雨停了,新生的阳光明丽而清新,亮晶晶的,像冬日里的碎冰,熠熠生辉。


母亲坐在小院的门槛上,豁瘪的嘴里不知咀嚼着什么,津津有味,雏菊般的脸红红的。她今年八十四岁,脸上却找不出老人们惯有的黑斑。


阳光自枝丫间斜射进来,在小院的门扉上留下几许斑斓。兰姐依然坐在轮椅上,仔细做她的针线活。那是一只小孩的棉鞋,白底红面,胸口缀一圈白毛,亮艳艳的,尤其好看。


记不清这是第多少双了,她只是做,一年到头的做,做好了就央妈妈拿到街上帮她去卖,换取她日常的柴米油盐,看病所需。虽然她做的样子不是特别新潮好看,可因为棉花铺的多,穿在脚上特柔软特暖和,再加之现代人都崇尚自然,所以销路还不错。


她是高位截瘫,在这个轮椅上已经坐了二十年,腿萎缩的只剩皮包骨头了,可那双毫无用处的小脚,却被她打扮的精巧别致,纤尘不染。简直是一件艺术品,漂亮得让人心痛。


不知什么时候,兰姐的脚,掉到了地上。她放下手中的针线,吃力地搬起来,小心地放在脚踏上,仔细地看了半天,又掸了掸脚上的灰尘,才又拿起了针线。


她的身后是一个小小的花坛,花坛里长着几株盛开的水仙和待放夜来香。微风轻拂,小院里弥漫着一股丝巾浮动的暗香;花坛的一角,是一珠茂盛的沙果树,树荫下安放着一个鸡笼,鸡笼边一只脬鸡母带着一群斑斓的鸡仔在树荫下叽叽地觅食。



许是连日阴雨的缘故,小院的空气尤为清新,伸手抓一把,几乎能攥出水来;院子的阴凉处长满了清苔,滑滑嫩嫩的,像抹了油一般,稍不注意,就能把人摔个四仰八叉。母亲迈着一双伶仃的小脚,在院子了来来去去,忙这忙那,不由让人不提心吊胆。


太阳已经偏西,叽喳的鸟雀开始归巢了。


母亲丢下手头的活计,收拾好兰姐的东西,推着她出了院门。                          


院外是一展平阳的农田,碧绿的棉花像一片绿色的海,一望无涯。雨洗后的天空湛蓝而明亮,几只鸡钻出棉田,踏歌而行,望小院而来。.


二弟背着喷雾器也回来了,他走上台坡,看了看母亲,又看看兰姐,放下肩上的喷雾器,进院洗了洗手,无声地接过母亲手中的轮椅,推着兰姐,走上了那条坑坑洼洼的小路。


母亲站在院门口,长舒了一口气。


瘫痪的女儿,是她二十年来,挥之不去的梦魇,今天,儿子终于伸出了手,接过了她的轮椅,她再也不用担心女儿的明天了。


太阳终于没入了地平线。紫燕呢喃,晚归的燕子在小院中翩然划过,留下了一抹淡青的虚线,明净的天空里,彩云彩依旧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