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梅花(组诗)        作者/周晓明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周晓明浏览数:8 


梅花(组诗)

作者/周晓明


梅花


梅花开在冰上,开在最寒冷的季节里


开在中国诗人的笔端


俄罗期没有梅花,欧洲没有梅花


日本只有樱花


中国人都喜欢梅花


不论是出生在台北、襄阳、喀什、漠河


毛主席写过梅花、邓丽君唱过梅花


梅花开在雪花上


雪花在飞舞


落满我的心田


一片杏花


一片杏花在路口等我


很焦急的样子


等了几百年、几千年


杏花带人入梦中


不要走进去我们会被熔化的


杏花不仅开在4月


杏花无所不在无时不开


杏花的世界无边无沿


有时开在窗外,有时开在我们看不见的空间


杏花也开在天上


我们只能看见一片蔚蓝


我们的灵魂也是一片杏花


开在山坡上等我也等别人


等别人看一眼感受风的暖


从而想起曾经的人


喜马拉雅山


喜马拉雅山金光闪闪


撑起人间


这边是布达拉宫、青藏高原


那边是尼泊尔、印度。恒河、人们在洗衣衫


山下成群的牛羊在吃草


绵绵青草永远吃不完


再下面就是农耕社会的房舍田园


人们吟诗作画几千年


我知道喜马拉雅


科学技术提供了电脑、电视和照片


李白不知道喜马拉雅


可他写下了“黄河之水天上来”


没有喜马拉雅山天会塌吗?


这个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时间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头发白了


具体到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


时间过得很慢很慢


和美丽的姑娘待在一起


在灯红酒绿中欢笑,时间飞快


在烈日下劳作


在痛苦中煎熬,一天就变得非常漫长


而时间都是那样


它的长度没有改变


尽管我们今天还在不停地看表、翻日历


转眼之间我们就会变成一朵寂寞的黄花


时间还在


雷声


雷声响起、大雨倾盆


闪电把天空照亮


照亮高山丘陵,照亮大海的浪


浪上的船,人在船上变成一条站立的鱼


雷声响起、孔子在屋中讲学


弟子三千井然有序


坐在排头的是子路和颜回


孔子望着窗外


他敬畏这上天的声音


雷声消遁,大地绿成一片,到处是树木和庄稼


有人拿起一本《论语》


康保


莜麦在缓慢地生长


羊群在吃草,从天堂上走下来


沿着阳光的经纬走下来


吃草、几百年了,年年夏天都是这样


大片大片的青草托着羊群


河流是女人舞动的鞭子,这温柔的鞭子


舞向哪里、哪里就有草叶的芳香气息


草叶上挂满了露水


那是天上的星星落下来了


白云湿了头发


站在天边、聆听天堂的钟声


白土窑


秋天的早晨


阳光照亮树杪


水边有马匹的倒影


薄雾从脚下升起


模糊了眼前的人


朝霞的手托着我的梦


待割的莜麦摇曳在我心扉的两旁


三十年后、我常常想起白土窑秋天的早晨


野菊花开放的声音像天堂在开门


浅浅的水、薄薄的薄


偶有一片树叶飞过我的眼帘


小城故事


邓丽君的《小城故事》从录音机中飞出


我穿着喇叭裤走近钟鼓楼


青砖的小巷,石板的路


房外的炊烟、凉干的煤坯、自行车的玲声


我胡乱涂鸦《小城的诗》


在报纸的副刊发表


转眼间城市长出了高楼的森林


马路宽畅了、车辆太多交通堵塞


我也写《小城故事》怀念邓丽君和我逝去的青春


一点钟的夜空


烧烤摊撤了,卡拉OK停了


一点钟的夜空星光闪亮


北斗、金星、天狼,仙女座星系……


跟几千年前的大体一致


站在星空下思想的船载着我飞向遥远


从这颗星到那颗星


几万年后,我们的思想仍在飞翔


那一颗颗流星划过黑夜色的一角


充电


手机需要充电


电不是白来的


那是地底下的煤释放的能量


煤矿工人的血汗


小煤窑的骡子鞭下的挣扎


那么多电视、电脑、空调、电梯、灯光


不夜的城市


有一天煤挖完了……


没有手机的日子


我们用笔墨传递感情


更多的是思念


留下不朽的诗篇


我们能不能过没有手机没有电的日子


我们能不能坐着马车到达想去的地方


慢慢地生活




作者简介:周晓明,在《长江文艺》、《当代人》、《短篇小说》、《北方作家》、《江河文学》、《辽河》、《青海湖》发表小说。在《河北文学》、《诗神》、《岁月》、《北方作家》、《安徽文学》、《北极光》、《扬子江》、《参花》发表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