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楼上楼下                 作者/小金山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7 


楼上楼下

作者/小金山

             

   

        话说某小区一幢居民楼里,王女士住401室,张先生住101室,楼上楼下的两家曾因诸如晒衣滴水、楼道堆物之类鸡毛蒜皮的小事发生过口角,从此结怨翻脸,成了见面不叫应、相邻不往来的冤家。


      去年两家都养了一只宠犬。401室养的是雌狗,哈瓦那玩赏犬,浑身长毛雪雪白,王女士昵称它阿雪。101室养的是雄狗,北京叭喇犬,矫小活泼温和,张先生偏唤它伟伟。两家都护若珍宝,宠爱无比。


      王张两家每天傍晚都有遛狗的习惯。说人遛狗,其实是狗遛人,禁闭了一天的宠物,本性就好动,遇着放风的机会,便跳腾得欢,伴随着铃铛声,矮腿迈动细碎的快步,有时鹅行鸭步,有时又狂奔猛窜,把主人拖来曳去,一忽儿埋头草丛掀动黑鼻子东嗅西闻,一忽儿又在树旁抬起一条后腿撒尿留迹。奇怪的是,遛狗时尽管两家有意方向相反、背道而驰,但不知怎的,主人被狗牵引着七拐八弯,途中总会相遇。两只狗碰头便欢奔乱跳,亲昵一番,而王张俩却冷漠相对,从不招呼。他们强行把狗拉开,任爱犬在臂怀里挣扎,呜呜哀求,他俩无动于衷,分道扬镳。


      张先生管束较宽松,伟伟常能出门闲逛,身上就难免脏兮兮了。而王女士家规很严,白天陪着玩,晚上狗床眠,不准阿雪单独出门。然而“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支红杏出墙来”,一日阿雪正发情,春心骚动,听见伟伟的召唤,偷偷溜出门来、奔下楼去,光天化日之下,让伟伟趴在背上,光明正大地干起了那勾当。好事的邻居见了,朝四楼呼喊,待王女士操起竹杆冲下楼来,已经晚了,只见伟伟头朝东、阿雪头朝西,两狗屁股对屁股,已经交媾上了,任凭王女士用竹杆又挑又打,它俩像铁勾勾住一般,紧紧连在一起,就是分不开,打不散,狗类对性爱的坚定着实让人惊叹!


     王女士气得日里冲着楼下骂了半天,晚上搂着阿雪哭了一夜。不久,阿雪怀了胎。俗话说:“猫三狗四牛满十,猪五羊六马十二”,可阿雪二个月就分娩了。王女士整夜没睡,心痛地蹲在旁边照料,阿雪平安地落下幼崽,四只粉红色肉团团又让王女士疼爱不已。


     一家总不能养五条狗呀,满月后王女士准备留下一条最小的,其余三只幼崽送人。张先生得悉,托人传话:是伟伟配的种,他家理应得一条幼犬,王女士气火火地说:勾引糟蹋阿雪这笔帐我还没算呢,他倒又来算计了。传话人好说歹说,王女士就是不肯。过了几天,静下心来的王女士反过来想想:张某讨小狗一事,也有他的狗理,伟伟做了“狗爸爸”还未见过它的“狗儿子”呢。不给吧,怕左邻右舍抱不平说闲话,真要白白给张家吧,心里又气不过。听说张某素来节俭,王女士便放出风来:张先生要讨小狗,得表示出诚意来。


     一天,王女士听见门铃声,开门一看,张先生一手拎着罐头奶粉等宠犬食品,一手抱着洗刷一清、头上还扎着红丝带的伟伟来认亲了。王女士让他进也不是,不让他进又不是,一时呆住了。张先生却笑嘻嘻地对怀中的伟伟说:伟伟,快叫丈母娘,拜个见面礼。伟伟真是一条伶俐狗,跳下地来,朝王女士汪汪吠了两声,竖直起身子,两只前爪合十不停地作揖,那憨态让王女士忍俊不禁地笑了。还未等主人王女士把张先生让进屋,阿雪早已闻声跑了过来,摇头摆尾地把伟伟引了进去。两条狗在沙发前相扑翻滚嬉戏,像一对无牵无挂的顽童。王女士给张先生沏了茶,坐在沙发上寒喧起来。


    几年来虽然住在一幢楼里,但他们从未交谈过。人哪,为什么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呢?摘下冷漠的面具吧!通过坦率交流,王女士想不到张先生是那样的善谈,话题轻松,用语得体。张先生也感觉到王女士外刚内柔,心地善良,两人谈得投机,话越说越顺畅。两条狗横卧在主人脚前相依相偎、耳鬓厮磨,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情侣。


    张先生左手搂着一只幼犬,右臂抱着伟伟,起身告辞,王女士意犹未尽地送到门口。阿雪低呜着尾巴摇个不停,王女士蹲下身摸着阿雪的头说:叫声阿公,阿雪听话地朝张先生汪了一声。张先生在门外转过身来,也朝幼崽说:叫声外婆再见。小狗未受过训练,闭着眼头直往怀里钻。此刻的伟伟俨然像个父亲,在张先生臂弯里挺起半个身子,合爪代儿子又向王女士拜起来,王女士笑了,抚摸着伟伟的颈项说:我们现在是亲家了,有空常来玩啊!很显然,这句话是说给张先生听的。


    一席交谈,冰雪融化了,原来隔阂都是自己修筑的,可见,人际是多么需要交流对话呀!这真是:主人无端口角结冤家,宠犬有情联姻成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