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老两口和没想到            作者/李选成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4 


老两口和没想到

作者/李选成




春天已经来了,春节紧跟着她的脚步马上就要到了。年的影子、年的气息越来越清晰、浓厚。


 

 住在一楼的退休张老师老两口儿,分明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因为大女儿一家三口说不准哪天就要从澳大利亚飞回来,眼下有那么多的活儿要干,有那么多的事要办。例如收拾屋子、拆洗被褥、准备年货、准备接站等等。尽管二女儿两口子经常过来,但老两口儿心里也总像长草似的平静不下来。

 

偏偏这时出事了——想不到房子漏了。滴答,滴答。静静的早上,张老师老两口儿还没起床就隐约听到了动静。老头儿倾耳静听了一会儿,一骨碌爬起来,披上衣服,打开手电这照那照地找,终于在厨房找到了声源。

 

他看到棚顶靠墙角部分已经湿了一大片,晶莹的水珠正在有节奏地滴落到厨房台板上。老太太睁大惊恐的眼睛随后紧跟过来,不断滴落的水珠,响亮而沉重地敲击着台板、敲击着老两口儿的心。

 

如此天降的意外,让张老师老两口很是慌乱。距离春节仅剩十多天了,这可如何是好?在漏房子里过年?那是绝对不可能的!雇工修复?眼下恐怕工匠都难找了。还有一个大难题,就是修复工程涉及到楼上,大过年的人家能否同意?一时各种思考和问号一齐涌来,弄的老头儿老太太长吁短叹没了招法。果然原本体弱多病的老太太早饭都没吃,开始躺在床上上火了。

 

老头儿心烦意乱给女儿打电话。不多会儿,二女儿风风火火赶到了。二女儿皱着眉头边察看边用手机拍照,同时安慰父母别着急别上火,办法总会有的。

 

二女儿和父母上了楼,敲开二楼的房门。40来岁小两口听说是这种情况,急三火四下到一楼查看。无情的现实让小两口也傻眼了。于是一楼开始忐忑不安等待二楼的反应。

 

张老师担心地想,楼上如果稳坐钓鱼台、不配合或者提什么条件,那可就麻烦了。这种事当今难道还少么?有的甚至闹上了法庭。他越想越闹心、坐卧不宁。一个小时过去,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正待接近失望时,二楼的反应终于来了。

   

想不到小两口说话十分通情达理:我家漏水、你家遭殃,这是两家共同的倒霉事啊,对不?老两口一听这话感到很舒服!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小两口又说,必须抓紧解决,否则谁也过不好年!这么办,咱们两家共同去找开发商,因为咱们的房子可叫精装房啊!对呀,对呀!老两口恍然大悟说,怎么就没想到呢?还是年轻人脑瓜快。老两口拥堵的心窝如同吹进了一股春风,敞亮多了。

 

于是两家人下午来到开发公司。

   

想不到客服经理一脸严峻地边查电脑边自言自语:过保了!过保了!两个老人疑惑地问什么意思?客服经理答,就是过了保修期了。随后他又拿出了文件。张老师老两口本来缓和的情绪又开始阴云笼罩了。

   

客服经理露出为难的样子说,真不好办,大过年的不修也不行啊!修吧......。这么办,我请示一下上边再说,你们先回去听信儿好不好?

   ‘ 听信

儿’这一晚,老两口辗转反侧睡不着觉,厨房漏水的滴答声声声入耳。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正在老两口陷入绝望时,想不到从客服经理那传来了好消息:特事特办,免费维修。

更想不到的是,为了彻底解决问题,决定全部更换旧管线,这样工程量大、施工时间要长、而且所有工程要全部集中在二楼,客服经理不无担忧地说:你们两家一定要充分协商好。

   

然而还没等忐忑不安的老两口开口协商呢,沒想到二楼小两口痛快地回应了:彻底解决,太好啦!感谢开发商为民解忧。

 

 峰回路转的结局让老两口心情振奋、看到了希望。女儿注意到,父母一直沮丧的面容,在春天灿烂的阳光下有了笑意。

 

但想不到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客服经理如梦初醒地说,干活的人不好找了,农民工大都返乡过年去了。他紧锁眉头、拍着脑袋自言自语:不好办,不好办。于是两家人又开始跟着他像泻了气的皮球,再次回家听信儿了。

 

宝贵的时间已经浪费了一天多,正在两家人再度绝望时,第三天早上,早早就有人按门铃。二楼小两口隔窗一望,啊,想不到是干活的来了!他们一高一矮、分别推来的两个手推车里,装着满满的建筑材料和工具。两家人喜出望外,像迎接贵客那样把两个工匠迎进屋。

 俩工匠说,若不是开发商诚心挽留,现在我们已经在内蒙老家了。为了你们,买好的车票都退啦!

 


老两口小两口嘴里说着感谢话,心里却在犯核计:这么大的工程量,时间又这么紧,就这么两个人干活能行?……

然而当两家人的疑虑还没有完全解除时,想不到两个农民工已用实际行动和最好的成果做了回答。

   

他们的施工技术精湛纯熟,如同一个主刀大夫对病人进行大手术,精准无误,二人相互配合,活干的又快又好。

 

 年的脚步越来越近了。紧跟着她的脚步,工程进度也越来越接近尾声了。从刨开地面到清除全部旧管线换上新管线,再到做防水、铺上新地砖、一切恢复原貌,前后仅用8天时间。

在此期间,楼上楼下两个家庭越走越近乎,楼下老两口不辞辛劳地每天三顿饭,热乎乎送上来。而开发公司与干活的配合也相当默契。

 

最后竣工收尾是在腊月二十八,后天就是大年三十儿了。当工匠拧完橱柜的最后一颗螺丝后,他们长吁一口气,痛快地说,好了,这回全部完活啦!随后他们又到一楼看看,原来渗漏的地方已经处理的很好、粉刷一新,老头儿老太太乐的合不拢嘴。于是他回来边收拾东西边对两家人说,放心过年吧!这回里外全是新的了,一点问题都没有!

 

两个工匠推着车子走了。他们说公司已经把车票买好了,没什么意外,明天早早走,头三十儿就能到家了。

 

这边,楼上楼下两家人按照工匠的嘱咐,打开窗子释放潮气。

凉丝丝的春风带着零星鞭炮声,裹夹着微微火药的幽香轻轻吹进屋。两家人异口同声感叹:啊!真好,想不到春风这么早就吹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