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对不起,我逃了                作者/马建忠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14 


对不起,我逃了

作者/马建忠



十八层楼,一跃而下。


小明做出这个举动只有一个念头,活得自我,渴望自由。


空中似乎有只巨灵神掌在托举着他,NBA超级巨星奥尼尔的手。


十五岁,身高2.05米,体重125公斤,小明就是校园篮球场上的大鲨鱼,他与同年龄段所有中锋的对决都是碾压式横扫。


有一次篮球比赛,他们跟高年级师哥交手,上场没多长时间小明就对组织后卫小白说,你尽量把球传给我。


为什么?作为组织后卫我要观察场上的情况而定。


你尽管给我球,剩下就是得分的事啦!


小白尝试把球交给小明,果真,在一次次强攻中打得对方中锋丝毫没有还手之力。见此情景,小前锋小胡佯攻吸引人后也把球传给小明,那场比赛小明八面威风创纪录的独得47分。


赛后,球友不解地问,你看出对方中锋软弱可欺了?


小明回答,没有,我只是讨厌他蔑视咱们的表情。


篮球场是小明自信心爆棚的栖息地,可他父母不以为然,甚至怀疑他得了什么怪病,带着他去医院检查了好几次脑垂体。医生给出的诊断,一切正常。望着他父母半信半疑的眼神,医生郑重其事的说,别看你俩中等身高,基因不是孩子张大个子的唯一因素。


书香门第的父母并没有因此让小明选择篮球,依旧每天给他布置大量试卷,做得缓不过气来,那感觉就像一个普通人参加大胃王比赛,令人作呕。看着他错题连篇的答卷,父亲严厉训斥,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就你现在的成就能考上重点高中吗?母亲一旁帮腔,不上重点大学,怎么就业,将来你都娶不上媳妇。


小明低头不语,心里想,有一种父母自己飞不高,却想让下的蛋飞得高。躲开父母视线是他最大的心愿,一旦出现这样机会,他不顾一切选择逃离,去找小白、小胡奔向属于他们的游乐园。


那片空地其实并不空,数百平方米的地上长满了牵牛花、爬山虎、车前草等植物,还生存着蚱蜢、蟋蟀、螳螂等多种小精灵。春天他们在这里踏着青草捉迷藏;夏天他们借着萤火虫的光亮逮蟋蟀;秋天他们采撷野葡萄;冬天他们在皑皑白雪上滚雪球、堆雪人、打雪仗。他们常常蹲下来观看那些不为人知的野生花,欣赏它们与风雨抗争,即便枯萎凋落仍不服输的精神。


夕阳西下,三个人面面相觑,依依不舍,不愿离去。小白叹口气,回去吧。


小胡说,真不想回到他们监视之下生活。


小白说:“我也有同感。有一次,我外出补课忘记关电脑,结果等我回家,发现QQ有异常,微信也被人打开看过。我爸还没等我开口问,就让我好好学习,不要跟那些“坏人”交往。我这才反应过来,他趁我外出偷看了我的网络隐私。这次期末考试,我的成绩有所下降,放暑假后,他就对我管得很严,除了他看着我查资料再也不让上网了。”


小胡说:“我最厌烦的就是他们偷看我的隐私。咱哥们之间许多小秘密,都保存在电脑QQ和手机微信上。这些聊天记录对于咱们而言,就是重要的隐私,如果他们真想要了解情况,可以当面提出来,我会十分愿意进行沟通,只要不是背着我偷偷看,任何问题都能商量。”


小明看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插嘴说:“你们知道住在监狱里是什么滋味吗?”


他俩互相看看说:“只听过。”


小明流着泪水倾诉:“有一次,我在外面打篮球,刚想马上回家,突然连续接到我爸的电话催促。我随口骗他自己早已回家了,他不由得怒火中烧,说破了家里安装监控的事,当时我感觉非常震惊。家应该是我觉得最安全、最温暖、最放松的地方,可我的所有行动都受父母监视,没有一点隐私可言,感觉很可怕。”


怎么才能真正摆脱父母的监视?小明想了很久,离家出走,没钱寸步难行,被遣返回来的概率极大,一定会挨父母的混合双打。跟父母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已经尝试过,姜还是老的辣,每一次都会被捉住。就在他拼命寻找逃离的方法时,一本书给了他灵感,这本书上记载这样一组文字:人的灵魂是自由地,当灵魂出窍脱离肉体便可奔向向往的地方。那一刻,他仿佛看见一座与世隔绝的山,远离喧嚣,远离尘世纷扰,任时光洗礼,始终静卧在流水之间,它就像不食人间烟火超凡脱俗的仙女造访尘世,静静守候心灵的家园。抬头仰望青山妩媚,云蒸霞蔚,如浓墨重彩,似泼墨写意,这座山宛若坚固的城墙隔出两种空间,一边是峥嵘岁月的现实世界,一边是梦想神话的彼岸。


就在小明即将落地的瞬间,啪的一声,他的灵魂重新回到肉体。他抬起头,惊叹老师的投篮如此精准,一粒半截粉笔砸在他的书桌上。“小明,又打瞌睡,你父母给你送来补课,不是来睡觉的……”


小明惺忪双眼,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