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我爱端午节        作者/李选成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3 


我爱端午节

作者/李选成

       

在一年里的十几个大小节日中,我情有独钟的是端午节。她似一个温柔多情、知书达理的淑女,又如一位婉约而浪漫的诗人,总是留给那些懂她的人无尽的情思和怀想。

端午节每每降临在6月中旬。按节令是仲夏,但在我们这里,一切还都是初夏的感觉和印象。

此时风沙不刮了,气温不凉也不热,既无东北春天的凉意,又无南方酷暑的闷热。特别是芒种前后,那正是繁忙的农耕时节,天公作美,往往会赏赐人们一个接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人们会看到充满生机活力的大自然美好而和谐,就连花草树木的绿色都恰到好处:即不是春天的嫩绿,又不是秋天的深绿,她的颜色让人感到“浓妆淡抹总相宜”。初夏的风也象淑女柔嫩的手,她轻轻地抚摩人的肌肤,让你感到初醉般的温柔和舒适。

端午节来临的时候,你最好能到露天农贸市场、就是街边的早市去转一转。

愉悦的心情荡漾着一缕晨光、透过熙攘的人群,你能看到一盆盆用清水泡着的粽子、宽大翠绿的鲜粽叶及大把大把带着露珠、清香扑鼻的艾蒿。那装满大盆小盆的鸡蛋、鸭蛋光鲜无比,让人看在眼里爽在心上。对了,还有那手推车上左一堆右一串小巧别致的五彩葫芦、小笤帚、漂亮的小荷包等小饰物,它们合在一起,把个即将降临的端午节早已打扮的鲜活而生动了。

置身这种独特的节日环境,对于久居城市的人们来说能不产生想法么?自然、清新、绿色、爽朗,多么难得而珍贵!不知别人如何,反正我是总有一种返朴归真、回归自然的感觉的。譬如那采自水边田野的粽叶和艾蒿吧,一看到它们、闻到那诱人的青草芳香,我的思绪就会情不自禁回到那个难以忘怀的上山下乡年代。


是的,就是在这个时候,端午的傍晚,我们几个男女同学,穿过蒙胧的夜色和静谧的小村落,来到广阔而亲切的蒲河边。那时的端午节,对于我们这些远离亲人、刚刚长大的孩子,可以说是相当的吝啬:没有粽子、少有的几个鸡蛋、更没有小荷包和五彩线什么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顶着圆圆的月亮,静静地坐在坝外的水渠边思乡赏月。那一刻,脚下是欢畅的流水,身边就是这萋萋的艾蒿和棕叶,我们笼罩在美好夜色和水草的芳香中,面对浩淼的太空和闪亮的河水,轻声朗诵余光中的《乡愁》:’小时候,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我在这头,母亲在那头‘......。


除此而外,端午之夜,每当圆盘一样的月亮升起来、烀粽子的清香飘散夜空时,循着这迷人的气息,又常令我回到那更加遥远的童年时代。

一大片平房。每趟平房十几户人家。家家门前都有一大块菜地。明亮的月亮挂在天上。喝足了水的黄瓜、豆角、玉米在月光下与嬉闹的孩子们一道奋力生长。那时的生活尽管很苦,但孩子们脖子上挂的小荷包,手脚缠的五彩线,嘻嘻哈哈玩顶鸡蛋的游戏是不可或缺的。朗朗月色下生机盎然的菜地,再加上几个活泼的顽童,构成了一个永难磨灭的童年端午图,想起来如诗如画、如梦如幻。

端午之夜,面对如水的月光,我思想的浪花有时还会沿着历史的长河,跳跃到二千多年前的汨罗江。伟大诗人屈原面对苍天、面对江水,痛陈心中的悲愤之后纵身江中的画面挥之不去。皓月当空、无情所动,只有岸边随风摇曳的青草在为他哭泣、为他悲鸣:“国无人,莫我知也;知我者,其天乎”?

而当思路重回火热的现实生活时,诗人那“路曼曼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立志名言又在脑际萦绕不绝,令我感动、催我奋进、励我刚强。

端午节,你是一副画、一首诗、一段情。我爱端午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