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悠悠麻绳故乡情          作者/苏岱香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2 


  悠悠麻绳故乡情

  作者/苏岱香

  最近回了一趟家乡,又看到嫩绿茂盛的麻叶,郁郁葱葱的麻林,我的思绪不禁飘到多年前。

  小时侯,麻子成林,我时常跟小伙伴们提着竹篮下地采摘麻叶。那最顶尖的叶子,青嫩滑口,和着豆瓣酱炒,是夏天餐桌上不可少的佳肴。

  黄麻是一种主要用来剥取韧皮纤维的农作物,麻皮可以用来织麻布,制麻袋,打麻绳等,麻叶味道苦甘,有解暑清热之功效。

  村里有一个麻绳厂,每年夏天到了收麻的时侯,整条村都沸腾了。男女老少全部出动,到田里挖麻,一根根背到祠堂前的空地上。

  男人光着膀子,脊背油光发亮,腰间绑着汗布巾,像极了《红高粱》里的余占鳌。他们拿着夹麻的工具,把几根麻放在一起夹,只听到“咔嚓”一声,麻杆就跟麻皮分离了。

  女人把麻皮一摞摞收拾好,堆放在一起,卖给麻绳厂。小孩忙着捡麻杆,麻杆是小孩捉迷藏、玩游戏的道具。麻杆晒干能用于烧火,夏天家家户户屋前屋后堆积如山的都是麻杆子,

  麻皮要经过浸泡,把深褐色外皮去掉,打出来的麻绳色泽才能均匀。脱落的外皮沉在池塘里,捞起晒干,作为火引子点灶火特别管用。每到傍晚,麻厂的工人收起麻皮后,小伙伴们就撑着竹排到池塘里一边嬉戏,一边打捞外皮。不大一会,就载满而归。

  后来,麻绳厂解散,村里也不再大面积种麻了,但还是会在田地里规划一小块地种麻。因为麻叶能解暑、清热,农村人离不开它。下地里劳作,熬一壶麻叶水,加点红糖,既解暑又解渴。

  现在农村人都往城市里跑,田地大多荒废了,种麻的人少之又少,麻叶也成了稀有之物。老父亲每次从家乡过来看我,都会带来晒干的麻叶。

  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都用上了煤气。麻杆子、麻皮对于新生代,已经不知是何物了。麻绳厂被拆除,厂址建了新的工业园,人们对麻的慨念也渐渐消失了。

  而不管走多远,离开故乡多少年,每次回来,我总会到池塘边站一会。看看微澜的池塘,飘荡在水面上的水浮莲。麻绳厂晾绳架上一摞摞的麻绳也在眼前摇晃,儿时欢乐的时光就会铺上水面,扑腾着记忆。

  悠悠麻绳,系着我永远的乡思乡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