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清风拂来红薯香         作者/朱永琴
来源:本 站原创浏览数:4 


  清风拂来红薯香

  作者/朱永琴

  清晨,我带狗出来溜达。突然发现小区西北角的花坛里冒出一片熟悉的藤蔓,是我老家满山满洼的红薯叶蔓啊!好像他乡遇故知一般,我惊喜地朝它奔去。

  不知道是哪位闲不住的叔叔阿姨把红薯也请进了城里的花坛。可能是听说红薯含有膳食纤维,有减肥消脂的功效吧。所以曾经乡野贱生贱长的红薯,也成了城市餐桌上的贵族。

  粗壮的藤蔓有一两米长,藤蔓上长着一排叶茎。苍绿的叶子在晨风中摇曳,好美啊!这嫩嫩的叶茎,一下子将我的记忆荡进了岁月的深处。

  小时候每逢暑假,我都要摘红薯叶茎,背回家后去叶留茎,再把茎洗净,装进瓦缸里撒上盐腌制,用石头压紧实,加水,红薯茎不能露出水面。这是我记忆中妈妈腌制的过程。一个月后腌制好了,切成寸段和葱花,辣椒小炒一下,酸脆可口,特别下饭。这是妈妈的厨艺。

  我上学住校期间一直吃这个菜。一个星期带一次菜,新鲜菜不易保存。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放学在食堂打一碗饭,就着酸辣的红薯叶茎,吃起来津津有味,再来两碗饭也不嫌多。

  红薯就更不用说了,是三餐中的主角。每早蒸一锅红薯,熬一锅粥。煮熟的红薯还未开锅,升腾起来的袅袅蒸汽的香甜味就钻进了鼻孔,刺激着味蕾。迫不及待地掀开锅盖,捡红皮的吃。红皮的吃起来面面的,沙沙的,甜甜的,甜腻了再喝碗粥,搭上妈妈腌制的小咸菜,马上解腻,有一种酒足饭饱的惬意。

  妈妈虽然没有读过书,但经常告诉我,做人,要像红薯一样。不择环境,在哪里都能扎根生长。一颗红心匍匐在大地上,不张扬不炫耀,却能把自己的全部所有奉献给别人。是啊,红薯的叶、茎、果实,都好吃,它全身都是宝啊!

  而今,城里的人喜欢吃红薯叶尖和剥皮后的茎杆,却不会腌制红薯叶茎。我按照妈妈的方法腌制的红薯叶茎,也不再是当年的味道了。我明白,那酸脆可口,咸津生香的味道不仅是红薯叶茎的味道,更是童年和妈妈的味道。

  一阵微风拂过,我和红薯叶相视一笑。我仿佛看见了粗衣布鞋的妈妈正蹒跚地向我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