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在石台,仁里镇南山           作者/海边边
来源:本站原创浏览数:4 


在石台,仁里镇南山

作者/海边边





国庆的余音未了,中秋


已然辽阔,未了的余音


多出一句暗语


都会斜斜地挂在仁里镇的枝头上


唯南山可见,从你的真知灼见中


找寻年事已高的往事


往事飘摇,于一间茶舍中


安于现状


安于我们说着过去


青山不改,秋风依然吹落满地的


修辞





一见如故


南山的山,少了一丝眷念


便会徒增几分秋色


加重他们的语气


越来越深地驶入岁月的快车道


于时间对垒,是一种思考


插秧,与收割


是一对姐妹,其故事的曲折


一直蜿蜒于她的脚下


像一块石子,由心踢起来


必然落入她的史册里


落入坑口的口吻中





在南山,中年的风声如秋


秋雨来了,我们须面对


面对时间穿过穿过大山的正面


与反面。它们穿过密林的过往


与我的目视撞个满怀


那个从田间扛着锄头走过来的人


已不能健步如飞


他的中年倒影着我的中年


但我已无法交出一粒粮食


只能陪着叶落


颤颤地倒一杯酒


现在,还不能品尝


等夜幕交出暮年


还有她的小秘密,才会痛饮






多少事,多少年


汇聚成河


第一次写到秋浦河


我的眼睛便湿润了


河水平静


被秋风扫落的河水


无不露出她的底色——


水在山中,山在水中


想着我





还须写到山下


金钱山的新居中


那个旧时的书记


还有一对双胞胎老人


知青的故事


已被悄然赶来的秋雨淹没


仅打捞出一枚叹息


与两句咳嗽声





把他们一一数落出来


石台南山就完美了


拉进与阿成的距离


南山的秋季更深了


深入他们的名字,以及


名字后面的尾句——


娟的高度,霞的容颜


平的欢笑


当然,少不了知青姐姐的缠绵


像秋叶,只顾一个劲地阐述




(注:阿成,娟,霞,平,名字的简称;坑口,旧时的村庄。)




原名骆文新;笔名:海边边;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铜陵市作家协会理事;作品散见于《清明》、《诗选刊》、《诗歌月刊》、《天津诗人》、《南方诗人》、《中国文学》、《西部作家》、《文学月刊》、《新诗》、《华语诗刊》等报刊。有作品入选《2015中国诗选》,曾获首届“南湖诗刊杯”全国征文大赛三等奖;第四届“禾泽都林杯”诗歌散文大赛优秀奖等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