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姥姥的支点         作者/曾正伟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曾正伟浏览数:16 

姥姥的支点

作者/曾正伟



  舅舅是我们村的村长,最近又被评为市级道德模范。


周末,远在天津的母亲来电话说:“志强,我昨晚梦见你姥姥了。明天,你去看看她吧。”


母命难违,第二天一早我就回村了。车喇叭一响,舅舅便兴冲冲地迎了出来。原来,他已从母亲那儿得到了我们要来的消息。


见到聪聪,舅舅突然抱着他就地转了几个圈。娟子知道舅舅的腰不好,便赶紧提醒说:“舅舅,您小心您的腰。聪聪你看,舅爷都把你当作宝贝疙瘩了。”


聪聪咯咯咯地笑着,舅舅放下他说:“聪聪长大了,舅爷都抱不动了。”


进屋后,我见姥姥穿着一件短袖坐在沙发上。看到我们,她试图站起来,便去摸身边的拐杖,却被娟子制止了。聪聪撵过去喊声:“太姥姥!”姥姥捋了一下白发,又去摸聪聪的头。她的手背上,满是深褐色的老人斑。她的胳肘有些变形,外侧骨节明显增大,还挂着些即将脱落的角质层碎屑。


舅妈泡茶的功夫,我问姥姥:“姥姥,您还好吧!”半天,她才反应过来:“老了,不中用了。”


寒暄没几句,舅妈就要去准备午饭。娟子说:“我去帮厨。”


“不用了,都准备得差不多了。你们难得来一趟,就和你舅舅多聊一会吧。”


不一会儿,八个大菜就陆续上桌了。舅舅拿来一瓶红酒说:“志强开车,怕不能喝酒,我也不能喝。娟子,你就喝点红酒吧。”


娟子说:“不喝了,别打了。”说完,她从舅舅手中夺过酒瓶,恁是没让启封。


我把姥姥搀到饭桌上,舅舅紧挨着她坐下。席间,舅舅不时给姥姥夹菜、盛汤、盛饭,还不时地用纸巾擦拭她嘴角的汤汁和饭粒。姥姥吃得很慢,精神头也不大好,光见她的嘴在动,却很少往下咽。舅舅只顾身边的姥姥,自己却没吃几口。聪聪在一旁看了,忙给他夹菜。舅舅摸摸他的后脑勺说:“我娃儿也懂事了。”


等姥姥吃完了,舅舅才盛了些饭,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他放下碗筷时,舅妈就去收拾碗盏。娟子说:“舅妈,您坐会。我去洗吧!”


“不,让你姥姥去洗。”舅舅坚定地说。


我和娟子对视一眼,舅舅不是道德模范吗?他怎么忍心让姥姥去洗碗呢?


姥姥听了,她突然来了精神。尽管她的动作非常缓慢,但也不再是无精打采的样子。在舅妈的搀扶下,她走向了厨房。娟子有些不放心,也跟了过去。


舅舅见我一头的雾水,便说:“长期以来,你姥姥最害怕的就是自己没有用。她苦了一辈子,现在八十八了,依然闲不住。如果每天不干点活儿的话,她会很不开心的。为此,我和你舅妈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让她每天洗洗碗。”


“她能洗干净吗?”


“当然不能,但也只能由着她了。大不了,等她洗过了,你舅妈再去洗一遍。”


“我去看看。”我撇下舅舅,就直奔厨房。


我到厨房时,见姥姥正在洗盘子。因为身体立不住,她就弓着腰,将双肘顶在灶台上,用以支撑上半身的重量。原来,双肘竟是她干活的支点。她的右前方,放着一股刚洗过的筷子,但上面明显粘满了油污和菜渣。筷子下面的水坨,随着灶台的坡面流落在地上,打湿了她的裤脚,她却浑然不知。一不小心,盘子突然从她的手中滑落,打得锅里水花四溅。她却捞起盘子,继续认真地在洗将起来。


娟子在一旁边看边提醒:“姥姥,盘底还有菜叶子呢。”“姥姥,炒铲的背面还没洗。”舅妈捅了一下她的胳膊,她才不吭声了。


第一遍洗完后,姥姥要求换盆清水。舅妈换了水,姥姥又开始洗第二遍。两遍锅洗下来,她的额头上早已挂满了汗珠,但嘴角却带着微笑。


从厨房出来,我忙到院外给母亲打电话。母亲听了,就拉起了哭腔:“早年,你姥姥的胳肘就是受过伤的……”


我走进院子,却听娟子说:“舅妈,您搀着姥姥回屋吧!我在厨房里呆一会……”说完,娟子给舅妈使了个颜色。


姥姥进屋了。原来,步履蹒跚的她也是有生活的支点的……



【作者简介】


曾正伟,高级工程师,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甘肃省白银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甘肃省地质学会高级会员。作品散见于《海外文摘(文学版)》《微型小说月报(原创版)》《江河文学》《鸭绿江》《青年文学家》《吴地闪小说》《生态文学艺术》《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四川散文》《文学月刊》《白银日报》《呼伦贝尔日报》《德州晚报》《海口日报》《聊城日报》《临汾日报》等多家报刊杂志,多篇作品入选各种文集,荣获国土资源部第五届“书香国土”征文大赛三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