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 出 壳            作者/莫予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莫予浏览数:9 


出 壳

作者/莫予


       

    那个人安静了,苍白松垮地铺在那里,一动不动。薄如刀片的嘴唇再也不能漫天飞舞的移动了,还有上窜下跳凶猛的表情,也摊在床枕上,僵硬了所有的风浪。

       追悼会就这样草草地完事,男人并没有流泪,傻傻地立在那里,木讷地接受着亲友们逐一的抚慰。两年没见,他老了很多,大大的眼睛黯淡了它特有的晶莹,嘴角也多了两道松垂的皱纹,头顶稀疏的发丝,已经隐隐可见细白的头皮。敏走过去,抚了下他的肩头,告诉他别太难过,早走早利索。男人的眼睛盯住敏,目光又是那样轻,飘忽得好多要说又未说的话就这样淡淡消散了。这个孩子一样的老男人,什么时候能长大呀。现在老巫婆死了,他终于可以摆脱母亲的怀抱,是悲,是幸,还是如释重负啊。

       星期二,下午没课,敏懒得回家,面对那个空旷、老旧、鸦雀无声的大房间,她宁可一个人在办公室安静地写教案。女儿鬼迷心窍地摽上一个南方小老板,被拐带去了深圳,九头牛也拉不回来。丈夫,敏不知道自己还算不算是个有丈夫的人。结婚二十一年,丈夫先后被他母亲拽回婆家四次,第一次分居三个月,第二次半年,第三次三年半,第四次到现在都两年零两个月十三天了。他母亲的后事应该已经料理停当,丈夫还是住在婆家的四合院里,只不过这次他是一个人住着。但却没再说回来找哪本日记,换哪件衬衣,照料哪盆快到花期的君子兰。女儿不在家,他也就不需要说想女儿。敏更不会主动联系他,多少次困难、压力、重担都一个人扛过来了,孩子小的时候不也自己带过吗,何况现在,年纪大了,浮躁少了,习惯了一个人的清净。“这是飞扬的感觉,这是自由的感觉”手机铃声响起,敏拿起接听,一个低沉的男声喃喃地,象是自说自话,还是那样柔柔的,还是那样怯怯的:“家里都停电两天了,冰箱化了一地水,可能是电表的问题,怎么办?”怎么办?修理呀,他不会对吧,一直都是敏在做这些本应该男人做的事。她很想骂他,这口气憋了多少年了,早就想劈头盖脸地掴他一顿嘴巴子,嫁给这个男人太委屈!“你等着,我过去看看。”一开口,也只是淡淡地这样一句,对他,敏总是狠不下心。

        推开四合院的门,满目狼藉,男人屋里一股男生宿舍的味道,床上的被子还没叠。厨房更是盆朝天碗朝地。敏帮他换了保险丝,看着斜倚着门框的瘦削身影和白皙的脸上倦怠的神情,真真的让人无奈。“你吃午饭了吗?”男人摇摇头:“冰箱都没吃的了,昨天晚上就没吃的了,我也不饿。”敏看着他脸上的潮红,伸手摸他的额头,妈呀,好烫。“你发烧了,难受吗?”“没事,就是浑身没劲,有点发冷,可能睡一觉就没事了。”敏拖住男人欣长而冰凉的手往门外走,“我送你去医院看病,这事不能耽误。不是什么都能等,能忍过去的,问题出现就是出现了,必须去解决,不能自欺欺人地将头扎进沙堆里当没事。自立起来,勇敢起来去反抗才能生活!”男人被敏连珠炮般的低吼吓懵了,没作声,顺从地随着她走出门来。到医院后,男人就被留下了,检查结果是肝癌。敏有些震惊,并不是很心痛,只是觉得肩膀上象赘了一块石头。

        敏作为知青,是回城后经人介绍和男人认识的。在当时,敏已经是28岁的大龄剩女了,男人比敏大一岁,但面相比实际年龄至少年轻三岁以上。是的,男人是个很帅气的漂亮男人,一米七八的身高,高挺的鼻梁,大大的会说话的眼睛,鲜红的嘴唇,黄白的长方脸。这样英俊的男人怎么这么大了还没找到媳妇呢,是不是要求太高啊。一接触才知道,男人性格内向,是个老实、腼腆,不敢和女孩子说话的规矩男孩。虽然他在家也是老大,下边还有个妹妹,但总象个小弟弟,凡事需要别人拿主意。敏在家是大姐,独断专行的个性和这个男人倒是很互补。虽然去他家时,看出来他的母亲很专横,但想到结婚后可以住在学校分的房子里,和那老女人井水不犯河水,眼门前的刁难和小毛刺,敏也能装出文弱小女人样儿,忍了。

        三个月后,他们结婚了。男人柔顺、温婉的性格,和善良的本质,还有俊俏的面庞也着实让新婚的敏热恋一般的痴迷。但生活中鸡毛蒜皮的小事也越来越显露出男人的软弱和笨拙,引发敏的斥责,其实就是恨铁不成钢。好在男人从不还嘴,可也从未有过什么改进,事情过去了,气消了,一切也就恢复平常,日子总还算平顺。后来,不知道是婆婆来他们家做客时看出了什么蛛丝马迹,还是从邻居或亲戚处听到什么风声,老妇人认为敏在欺负她的儿子,她要替儿子拔创,让儿子在媳妇面前树立男子汉的雄风,给媳妇点颜色看看。开始老妇人还只是将儿子叫到婆家去,面授机宜,引发两口子之间的冷战。看到儿子不太争气后,老妇人就直接骂上门来,再将男人带走,一关就是几个月,她要让敏思过,体会没有男人的苦,在敏多次的上门看望后,男人才被放出来。敏也多次提示男人不要让他母亲搅和他们的夫妻生活,这么大的男子汉总应该有主见,自己为自己的行为掌舵。可男人倒也诚实,表面上就没痛快应承过,他说,从小就什么事都由母亲安排,都是为他好,不知是习惯还是孽缘,他一看到母亲严厉的目光和布满皱纹的脸,就一个不字也说不出来了。敏问他,那这几个月见不着,你想不想我呢?男人深深地点着头,想,可想着呢,想得心里纠成疙瘩,有时候到了晚上……。敏问,既然想,你有手有脚为啥不跑回咱家来,这么难受可怎么活。男人回答,忍着呗,她不让,我怎么跑,回头她又得寻死觅活的,我不成了不孝的逆子了吗。反正总有一天她高兴了,不就放我回来了嘛,等等呗。这话说的敏气不打一处来,她高兴,我还不高兴呢,你就不怕我寻死觅活和别人跑了?我的男人为什么要听别人的摆布?男人只是沉默。

        女儿的出生虽然给这个小家庭平添了许多希望与活力。但婆婆的阴影却一直笼罩在房檐上,暗藏杀机。所以也就又演变出第二次、第三次的不情愿的两地分居。而且一次比一次时间更长,情节更恶劣。每一次的重逢都没有小别胜新婚的欢喜,敏只觉得有些陌生,更加陌生。一个男人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甚至完全不能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甚至说不能为他所爱的人挣脱枷锁,主宰自己命运的话,这样的男人和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分别?这样的男人还有什么用?敏开始怀疑男人有没有爱过自己。其实,又何必去难为一个在母亲的羽翼庇护下长大的孩子,他哪会去爱别人,连他自己还没断奶呢。第四次老妇人将男人从敏的身边拽走的时候,敏根本没有挽留和争夺,她提出离婚。青春岁月上客观的蹉跎也就无可奈何了,可这第三者的骚扰呢,让敏婚后的生活,一路跌跌撞撞,烦扰丛生,就这样虚度了半生。她总是希望男人能独立自强起来,能为她完全脱离母体,完完全全属于她,而成为他们小家的主人,成为她的依靠。但是一次次的失望,已经打碎了敏最后的希望和男人留在敏的记忆中最后的一丝温暖,连痛苦都支离破碎的失去了感觉。她要放弃这个挂坠她思绪的可有可无的累赘。但不知道是老妇人的授意还是男人的执拗,他们就是不同意离婚,甚至不让敏和男人有任何接触,哪怕见上一面。不充分的给与又不爽朗的放手,就是最深重的折磨,敏不知道上辈子和老妇人结过什么仇,她才会这样害自己。

       现在好了,看着躺在病床上打着吊瓶昏昏入睡的男人,敏想,他终于摆脱了困锁了他半生的牢笼,一直挨到他母亲死掉。为什么非要等到他妈的死了呢?一个软弱无力,没有任何生活常识和技能的50岁的老男人,自由对于他还有什么意义!他的出壳和剩下的自立的人生,对于敏已经没有任何的吸引力了。美丽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以及本可以激发出炫彩艳丽的情感浪花的生活河流都被乌云笼罩得光怪陆离,心伤透,时机淡去,消散无踪。

       敏还是尽到了做妻子的义务,在医院一直尽心尽责地照料着经过多次化疗的男人,交费,取药,送饭,换洗,忙碌得敏两个星期都顾不上换外衣。男人用骨瘦如柴的手紧握着敏的手,眼角滑下一行清泪,他的嘴唇唏动着:“如果还有明天,我会拉着你的手走遍天涯海角,从认识你的那天起,一时一刻都不曾分离。”看着眼前枯槁得不成人样的男人,敏已经没有一点爱意,可是不知为什么,她觉得为他做什么都是必须的。

        个月后,男人走了,这个刚出壳的男人,出壳后还没有尝试过一次飞翔,就这样永远的走了,敏也彻底地卸下了一个大包袱。那套四合院的房产也终于将敏的名字写在了房主一栏。




作者简介:笔名:莫予. 姓名:王翊璘.我是一个想用文字写尽事态炎凉、惩恶扬善的70后天津人,有作品发表于《中国诗》杂志以及《天津诗人》、《精品悦读》、《底线文学》、《当代作家联盟》、《西楼文苑》、《江南作家》、《作家文坛》、《作家世界》、《首都文学》、《太阳树文学》等媒体,在八斗文学网站发表有个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