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NO19:宋词对于当代社会的价值意义     作者/糖衣
来源:文联博客圈选稿作者:糖衣浏览数:18 


宋词对于当代社会的价值意义

--就苏轼词展开论述

作者/糖衣



词,从南朝萌芽一直沿隋唐时期不断发展,直至在宋代达到高峰,完成了能与诗体相抗衡的漫长历程。作为宋代盛行的一种文学体裁,宋词可以说是这个时期的文学标志。对于当代的社会而言,宋词有着难以言尽的审美价值和艺术内涵。尤其是对爱国主题的弘扬,生态文明的建设、歌曲题材的丰富、人文情怀的塑造几大方面的影响极为突出。


就苏轼词而言,由不受音律束缚到成为一种以长短句书写广泛内容的新体诗,苏轼及其同派词人的贡献是扩大了词的题材范围,深深影响了一批南宋的爱国词人。直至今日,苏词对于当代歌曲题材的开阔、当代诗歌思想的引领以及综艺节目内涵的丰富三大方面影响尤为显著。以下就苏词借以浅析宋词对于当代社会的影响。


一、《水调歌头》


在当代这个竞争激烈的变迁时代,宋词经过历史的沉淀,开始越发地显示出其深厚的文化韵味和独特的艺术魅力。由于宋词原本是作为一种配合音乐演唱的诗体形式,这就为现在的很多歌曲词曲作家提供了借鉴。著名音乐人宋柯就曾说过:“借用古典诗词来表达流行歌曲的主题和内容,既给予了流行歌曲一表现空间,广泛的也提升了流行歌曲的层次,找到了一条将歌手推进众人的捷径。”比如,影响较为显著的是苏轼脍炙人口的《水调歌头》: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这首词历来被公认为中秋词中的绝唱,表达了苏轼对弟弟苏辙的思念之情及对人生的思考。兼苏词贯有的豪迈清雄与飘逸空灵韶秀于一体。采用直接描绘的形象,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是一首自然与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全词围绕“月”这一形象展开:上片借明月自喻清高,下片用圆月衬托别离。词一开头就以问题“明月几时有”作引领,排空直入。紧接着表明自己在“出世”与“入世”之间的踌躇徘徊“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这种矛盾双重心理的质变,相对于前人口中的“退隐”、“归田”显得尤为深刻和沉重。所谓入世不易,出世尤难,后面几句“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看似是“出世”的思考,实际上都是对“入世”的反拨。下阕将景物化为情思,表现得淋漓尽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好像月光照着不睡的人,又好像是月光照得人无法入睡。紧接着更深一层进行阐述,“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将人的思想感情转移到月中。“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将“人”、“月”置于一体,感性转为理性,化悲怨为旷达。既然亲人间的欢聚不能强求,在这中秋夜,“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也足以慰了情。整首词虽名为演绎物理,实则阐释人生。


苏轼的这首绝唱,就成为了一代歌后邓丽君家喻户晓的名曲《但愿人长久》,直接以《水调歌头》为歌词。时至今日,这首歌曲经过王菲、费玉清等著名歌星翻唱、改编,在当今很多朗诵比赛、歌唱比赛中,《水调歌头》仍是众多选手的首选,以致成为跨越70余年的经典歌曲。此外,一代歌后邓丽君就演唱过多首宋词作曲改编的歌曲,如范仲淹的《苏幕遮》、秦观的《桃源忆故人》、聂胜琼的《鹧鸪天》、柳永的《雨霖铃》等。


被称为周杰伦的“御用词人”和“周杰伦成功背后的男人”方文山也习惯改写宋词,例如被改编了的苏轼的《东风破》:“一盏离愁孤灯伫立在窗口/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谁在用琵琶弹奏一曲东风破/枫叶将故事染色结局我看透/篱笆外的古道我牵着你走过/荒烟漫草的年头就连分手都很沉默....”采用宋词元曲式的词牌名“东风破”,将丰富的古典情韵、浓郁的民族气息与现代潮流元素完美融合,在传承古典诗词意象、意境、形式与语言的同时,又加入了现代的创作技巧与思维转化,造成一种特殊的审美享受。方文山与周杰伦这对组合,在合作近十年的时间里,就发表了《东风破》、《发如雪》、《千里之外》、《菊花台》等200首脍炙人口的曲目,尤以“中国风”系列风靡全国,并连续6届获得全国金曲奖。可以说,方文山以自己的创作实力和实践证明了流行歌曲的歌词创作继承中国诗词的文化传统,才能够在21世纪高高立足。在此同时感染了更多“中国风”的出现,例如霍尊的《卷珠帘》、南拳妈妈的《蝶恋花》、魏晨的《少年游》、李宇春的《花容瘦》等。可见,宋词在音乐领域上极大地丰富了我们的文娱生活,影响了又一代人的精神世界。


二、《念奴娇 赤壁怀古》


大江东,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强撸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这篇曾被誉为最具英雄气格的“千古绝唱”《念奴娇 赤壁怀古》,是北宋词坛上最引人注目的作品之一,引领了当代诗歌的发展走向。苏轼第一次以空前的气魄和艺术力量塑造了一个英气勃发的人物形象,同时也表达了自己壮志难酬的感慨。此词上片即地写景,下片集中塑造周瑜形象。开篇“浪淘尽”就把倾注不尽的大江与名高累世的历史人物联系起来,建立起一个广阔而悠久的时间空间背景,引起人激荡的心潮,可谓笔力非凡。紧接着“故垒”两句聊借怀古以抒感。“乱石”三句则是对赤壁景物的集中描写,一扫平庸萎靡的气氛,将读者带进一个惊心动魄的奇险境界。随后将自己与读者所感受到的大自然的雄伟画卷中得出的结论:“江山如画”的赞美脱口而出!人才辈出的三国,真可谓“一时多少豪杰”。下片以“遥想”领起五句,在历史事实的基础上进行艺术加工,将周瑜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例如侧面的描写“小乔初嫁了”、“灰飞烟灭”,表明其年轻有为;正面的描写“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表现其风度翩翩,潇洒从容。当词人从“故国神游”跌回现实,就不免发出“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的叹惋。作为词的结尾,作者经过了历史与现实、理想与实际的矛盾冲突之后,以“一尊还酹江月”的超旷、识度明达来达到心理的平衡。总而言之,对于类似三国周瑜这样的豪杰人物,深受苏轼赞赏的原因之一,就是在眼前的政治现实和词人被贬黄州的坎坷处境之时,强烈地渴望着能有这样的人来完成自己报国疆场的热忱。


这首词对于表达重大社会题材开拓了新的道路,影响了后来如辛弃疾、陆游等一大批爱国诗人。到后来毛泽东同志也因为喜爱这首词,写出了豪迈的《菩萨蛮 黄鹤楼》一词;当代著名女诗人席慕蓉的诗歌中也经常借用唐诗宋词。例如在《囚》中:


流血的创口


总有符合的盼望


而在心中永不肯痊愈的


是那不流血的创伤



多情应笑我  千年来


早生的岂只是华发


岁月已撒下天罗地网


无法逃脱的


是你的痛苦 和


我的忧伤


诗中“多情应笑我/千年来 早生的/又岂只是华发”借用的便是苏词的《念奴娇 赤壁怀古》中的“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字里行间,我们不难读出一种充满传统文化的古典情怀,这种情怀带着淡淡忧伤和雅致,让席慕容在明了人生宿命性的悲剧底蕴的同时,又能以一种近似苏轼人生的达观思想予以超越。特别要提的是,席慕容跟苏轼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书画兼善。因此,她的作品常常出现诗画合一的美学的至高境界,这种诗艺上的澄澈干净,深入浅出的娓娓诉说,都散发着一种无与伦比的美,在一定程度上拓展了中国古典诗歌的传统美学内涵。而这一系列的诗文,竟意外地得到了广泛读者的喜欢,一时形成了风靡海峡两岸的“席慕容现象”。由此掀起的诗歌热潮,必然也会是一场“唐诗宋词”的盛宴。


不仅如此,《念奴娇 赤壁怀古》一词在2017年2月开播的一档由央视著名女主持人董卿主持的以优秀益智、知识、文化类为一体的真人秀综艺节目《朗读者》第五期中,上海京剧院著名京剧余派女演员王佩瑜就以其独特的京剧韵白朗诵了这首苏词,表达了自己对于“余派最好的传人”孟小冬先生的敬佩、悼念之情以及对京剧这一中国传统文化坚定的传承,更为丰富地诠释了苏轼的这首经典。而在此之前,2016年央视开播的《中国诗词大会》考到苏词的篇目就占八首,《念奴娇 赤壁怀古》是其一,另外七首分别是《蝶恋花 春景》、《浣溪沙 徐门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其四)、《满庭芳 蜗牛虚名》、《定风波》、《戏徐凝瀑布诗》、《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忽记去年是日》和《惠崇春江晚景》,可见苏词在中华诗词中所占的分量。而类似这样的古代诗词节目,可追溯的还有央视2001年开播至今的《百家讲坛》,2013年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2015年陕西卫视的《唐诗风云会》,2016年继《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中国谜语大会》之后由科教频道自主研发的一档大型演播室文化益智节目《中国诗词大会》等等。这些越发丰富精彩的节目,通过对诗词知识的比拼及赏识,带动全民重温、分享那些美好而富有内涵的诗词,从古人的智慧和情怀中汲取营养,涵养我们的心灵。由此可见,宋词已渐渐以各种我们不曾料想的方式融入到我们的生活,渗透到我们的思想中去。


所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宋词中包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审美修养。在这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时期,我们更应该沉下心来,感受自己国家的传统文学财富。苏词只是作为一个部分的参考,启发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遨游于宋词中,去发现那些不曾相遇的灵魂所留给这个社会的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