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鲁文革老师谈诗歌(1)
浏览数:24 


诗歌的具象与抽象及其它

文/秋灯吟草

 具象就是具体的对象,是一首诗面对的客体对象。即你所用来负载个人思想与个人情感的事物对象,通过具象呈献场境,让思想和情感嫁接在具象之上,使具象生动,活泛下来,成一幅流动的画面。

具象是实体,是感情转接的桥梁, 将具象的事物用活,只有动词具备这种功能,在一首诗里,尽可能使名词或形容词动化开来,让句子灵活,具有生气。

  因此,我们拿准了一个具象,以此来衬托情感时,一定要用准确的动词来操纵全诗。用动词时,要注意具象与粗象(不是另一个抽象)两者之间的共性,不可越界!抽象,是指人的主观意念,只是一个大概念,虚拟场境。抽象是第二场境,即通过了人的思想加工了的现场转移。抽象包涵意象,意象比抽象又具体了一点,意象是具象的点对点对应物,是通过甲、乙两事物共同点之间的一种转嫁。

比方说:早晨的太阳,是少年不小心放飞的气球,太阳是现场,而气球是虚拟的第二现场。因为是早晨,所以你说成老人手中不小心放飞的气球,这样行吗?显然也不行!因为只有早晨与少年才是对应的,都是希望点。他们之间的共性是:一日之计在于晨。孩子是袓国的未来。都代表希望之意。这里面要讲究一种虚与实的平衡。

我个人不太喜欢过于高深的诗歌理论,什么蒙太奇黑色幽默,什么黑格尔隐藏美学原理。那些太玄乎,初学写诗者讲究诗歌的基本法则与一般原理,就行了。也写诗边总结诗歌理论,那样更好。不可能先学理论就会写出好诗的。理论只是在写诗过程中起到一些“指点”与“挑破”的作用。或者扭正一些陋习,纯诗歌理论是没有多大益处的。

 现代诗从胎生到现在,还很稚嫩,没有完全成熟。像汉唐的格律诗,宋代的词、元朝的曲,那是经过了几百年的文字沉淀形成的“艺术定性”,要经过长期的演变过程,逐步达成“共识”,形成“定律”再投放民间,规范而成。而我们这一代才刚刚让男人剪去了长发,让女人的脚自由生长,文明得到开放、人身得到平等,人权得到尊重,而文字也刚刚得到释放,走向大众群体,接近生活底层,那些蹩脚的“之、乎、者、也” 也刚走出口头交流和纸墨传递,退出人与之间沟通的舞台,见面也不必打恭作揖,分别,无需举袍相瞩,诗的发展,实际上也是人类文明发展的一个缩影。需要我们不断地完善、不断地传承与发展,她的历史与文明的地位,让诗在艺术的花园之中开出一朵灿烂的奇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