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沽河岸边(组诗)
来源:特约组稿作者:毛定宝浏览数:70 


沽河岸边(组诗)

作者:毛定宝



沽河之夜


你是一支躺着的歌

静悄悄,已经睡着


鸟儿已栖息,花儿已入梦

河面上,驶来如舟的新月


岸边的槐树林送来清香

熏陶着远处的田园村落


垂杨柳孕育着新的希望

明早将抽出一茬金枝玉叶


此刻,大沽河,你也许是半睡半醒

醒着灵魂,睡着驱壳


你的碧水是甘泉,是命脉

你的清流是乳汁,是血液


睡吧,明天你好以崭新的姿态

将两岸大地哺育 滋养 润泽



槐花儿开


--大沽河黄戈庄段有一片古槐林,每年槐花盛开时节游人络绎不绝。


大沽河的五月是飘香的季节

总是挥洒着让人心动的风采


岸边的刺槐花谢了又开

直到把十里长堤渲染成香花雪海


看那蜂儿在林中辛勤采蜜

水草边,一对山鸡正美目顾盼 相亲相爱


小伙和姑娘在从林里追逐

时而将美味槐花和幸福生活小心采摘


槐林深处,忽然传来一串情歌

似河面的微风,飘在大堤内外:


“槐花儿开,槐花儿开

我眼望穿,你咋不来”


“槐花儿开,心上人来

妹妹你身上香哎,哥哥你口里甜哎

明年槐花开,咱抱着娃儿来”



河边·初春



晚霞熄灭之后

河边的夜色

在一点点添加


对岸的渔翁系上木筏

蹲在柳林下 欣赏满篓金翅银鳞

疲劳顿时被收获的喜悦驱赶


河东的菜农披着夜色归去

随手把大棚的木门虚掩

身上的果蔬鲜味随风飘远


溅溅的河声被关在门外

棚里却关着春色满园

黄瓜挂满蔓,柿子已孕果,桃花正争艳




陪朋友游大沽河


读书人不一定就会读水

在汛期,当我告诉大沽河蜿蜒而来

气势恢宏地拐了一个大弯的地方

叫做老龙湾时

城里的朋友感到茫然

——他读不懂那一段


前方,那汹涌澎湃的湾头

是龙首在啸啸引吭

远处,逶迤而去的长尾

摆动嬉戏得浪花飞溅

而此刻,似乎只要轻轻一声召唤

那龙,就会生动起来,就会腾飞

——连同这广袤的平原


河水溅湿了鞋子

苔草飘向对岸

我和我的朋友默默期待着

——能够真正读懂那一段



世外桃源


——沽河岸边,我家有十余亩桃园


我有一块世外桃源

生长在沽河岸边

堤内,蒲苇郁郁水草摇曳

坝外,杨花似雪垂柳翩翩


这里的风轻,像情人在脸颊亲吻

这里的雨软,总是滋润干渴的心田

当三月的雨无声地染红每一个骨朵

一树一树的花开,只在眨眼之间


伴着蜂儿的忙碌为桃树除草

烦恼和疲劳犹如烟消云散

听着鸟儿的啁啾为桃树修剪

心灵顿时化作剔透的蓝天


沽河岸边,世外桃园

我的故土,我的精神家园

一辈子都没有走出你的臂弯

死后也要躺在你的怀抱,与你无尽缠绵



春雨


——四月中旬,下了一场好雨


这场春雨盼了好久

人心和土地都已干渴


那一夜从梦中醒来

细雨正悄悄降落


也没有惊雷也没有喧哗

甘霖与土地像在轻声诉说


早起的二叔在雨中查看

透犁了,趁墒情好准备春播


东岭的桃花笑,西坡的庄稼乐

蒜苗儿抽嫩苔,麦苗儿拔新节


这时节,渴望的人心需要慰藉

这时节,干旱的土地需要润泽



2016年4月21日



作者简介:

毛定宝,微信名沽河岸边,男,1960年出生于大沽河畔即墨市移风店镇黄戈庄村,70年代末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已发表诗歌、民间故事、小说、散文等百余首(篇),曾为山东省和青岛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青岛市、即墨市作家协会会员。

近年来,由于自身懒散,腹内无货,写的很少,偶尔写一点也大都清水一碗,羞于见人,哎,写着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