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ღ 旷世悲剧   永恒诉说    作者:杨宇全  
来源:本站第四期原创浏览数:14 


旷世悲剧    永恒诉说


——观庞贝古城展览断想  

  作者”杨宇全  


“庞贝末日——源自火山喷发的故事”展览虽然结束了,但它在我心中引起的震荡却远远没有结束。


庞贝是古罗马时期一个美丽的城市。曾几何时,那里物产丰富充足,经贸繁荣发达,建筑美奂美轮,雕塑精美瑰丽,还有华美漂亮的壁画,令人叹为观止的首饰和巧夺天工的工艺品等等,无一不在向我们昭示:这里的人们不仅物质生活富裕奢华,而且还优雅而惬意地在充满诗意和时尚的艺术氛围中“用整个身体活着”(法国历史学家泰纳语)。而庞贝遗址所展现给我们的古代庞贝人聪明睿智、热情奔放的个性和整座城市欢愉喧哗的“那不勒斯风情”,足以令1900多年以后的人类为之扼腕长叹!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似乎应了庞贝出土的一幅壁画上的谶语:“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永恒的”。这个坐落在意大利那不勒斯海湾、维苏威火山脚下的古罗马帝国著名的商业中心城市,遭遇火山喷发,不到一日之间,在经历了4次熔岩流和3次灰尘暴的袭击后,全城5000多条鲜活的生命全部罹难!突如其来的灾难在毁灭了庞贝的同时,也使它因一场“飞来横祸”躲过了岁月的侵袭从而使古城风貌得以永生!


庞贝城始建于公元前8世纪,火山爆发的周期大约为2千年。当时庞贝人的辞典里还没有“火山爆发”这个词。当人们在按照“尽情享受生活吧,因为明天是捉摸不定的”(出土银质饮杯上的铭文),日日狂欢,夜夜笙歌时,噩梦已经开始了。一时间,天上落下大大小小甚至重达几吨的陨石,仿佛天要塌陷下来一般,火山喷出的浓烟遮天蔽日,山崩石裂火焰冲天,500度高温的熔岩流以每小时一百公里的速度漫进城内,其势汹汹,横扫一切。灰尘暴使人的呼吸就像火吞进喉咙一般令人烧灼窒息!火山爆发熔岩流灰尘暴把整座城市深埋于25米以下!即使当时已逃离家园来到海滨的人们,也同样被烈焰烤焦无一幸免。亲人相拥、母子相抱,佩戴许多金饰的贵妇人,手拿金币的商人,小孩和怀孕的妇女,坚守庄园的仆人……,或抱头,或屈膝,或挣扎,或哀号……当灾难降临时,人们凭着自己的本能与天灾作着最后的抗争!一瞬间,各种痛苦的惨状就像雕塑一般被“定格”凝固。这就是庞贝古城,一座美丽的城市、富庶的城市、时尚而又充满生活品质的城市,它以瞬间痛苦的毁灭为代价,穿越千年时空,成了人们噩梦般永恒的痛苦的追忆!


从出土的诸多工艺品及饰品可以看出,庞贝人对蛇有特殊的情感。据说蛇是一种充满灵性的动物。庞贝人用金子打制成两端蛇头相对的戒指、手镯和陈设的工艺品,其制作工艺精湛绝伦。可见,蛇在庞贝人心中的特殊地位,它像神明一样地被供奉和佩戴,似乎它可以为人们带来吉祥好运。然而,当灾难真正降临时,蛇并不是什么能免除人们的苦难“救世主“,作为“图腾”,它只是庞贝人心中美好的愿望和精神寄托而已!      


美丽的庞贝,文明的古城,穿越时空1900多年,留给世人许多叹为观止的精美物品,无论它当时属于谁,现在都已经不重要了。


的确,无论是达官显要的官员,大富大贵的商贾,还是卑微低贱的仆人,贫困潦倒的乞丐,谁又曾料到,公元79年的8月24日,竟是庞贝的灭顶之日!此前的荣华富贵、追名逐利、悲欢离合、爱恨情仇,一切的一切在一日之间便灰飞湮灭、化为乌有!谁都不能逃脱运命的劫数!“死亡和寂灭”成了王公将相、贩夫走卒共用的“墓志铭”! 是啊,我们平时总是在讴歌“万物之灵长,宇宙之精华”的人类,然而,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有时如蝼蚁一般显得是多么渺小脆弱,在猝不及防的巨大灾难面前又是如此地无助与无奈!“庞贝末日”不仅给后人留下了“千古一叹”,也引发了我们无尽的思索。


庞贝古城的淹没,使我联想起中国的古城楼兰。古人曾有诗云:“青海黄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与楼兰相比,庞贝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它好歹留下了可供世人瞻仰和凭吊的无数奇珍,西北的狂风和沙尘,却把曾经是文明和发达的楼兰古城淹没得无影无踪。可见自然的力量多么的巨大和令人畏惧!而今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诸如环境污染、植被破坏、地震塌方、洪涝灾害、沙尘暴、泥石流、酸雨、暖冬等等都在向我们警示:保护自然环境迫在眉睫!因此,如何重塑对自然的敬畏之心,爱护自然、维护生态、保护环境,重视灾害预测和防止,使生态环境和自然环境与社会进步保持健康良好的可持续发展,这是全社会不得不深思并亟待付诸实施的重大课题,也是全人类所共同面临的严峻课题!


相信随着人们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强,在举国上下构建和谐社会,打造环境友好型、资源节约型社会的大环境中,经过一代人或几代人的奋斗,我们的环境会更优美,生态会更健康,人性会更美好,生活会更精彩,真正做到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创造出属于我们自己的更加美好的品质生活!


恰在今年的8月24日,也就是距庞贝火山爆发后的整1928年,随一画家踏进了“庞贝末日”展厅,初次领略了庞贝人诗意的生活以及他们曾遭受的空前大劫难。意犹未尽后再次陪一文艺评论家前往观展。展览中惊心动魄的一切,至今令我魂牵梦萦,思绪万千。观罢展览,同行的评论家朋友欣然提笔留言,我借他对展览的观感,来结束本文:“珍爱生命,敬畏自然;庞贝古城,古罗马时代的生活品质之城”!


      2007年9月6日深夜急就于梅花书屋南窗灯下




个人简介:杨宇全 , 曾用名鲁人愚泉。男,1966年6月生, 原籍山东, 现居杭州。文艺评论家、作家、书法家。1988年至2000年供职于山东省艺术研究所从事理论研究与报刊编辑工作,任学术委员会常务副秘书长。2001年迄今先后供职于杭州杂技总团、杭州市艺术创作研究中心。迄今已发表各类文艺评论文章数百篇,有数十篇获省级以上奖励,出版专著十余部,编辑出版文艺图书数十册。主要研究方向为曲艺、杂技、书画及影视剧等,兼及文学与书法创作。主要著述:《艺谭心影》《山东杂技史略》《砚边碎语》《文人墨客两相宜》《挑担书画进北京》《杭州小热昏》(部分章节)《萧家子画像》长篇小说)、《风雅钱塘》(书法集)等。其书法兼学诸家,尤精于小楷与行草,书作取法乎上,富有书卷气,讲究文人气息与综合修养。现为浙江莎士比亚学会秘书长、浙江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杭州作家协会评论创委会副主任、杭州民间文艺家协会书画委员会副主任、杭州市书法家协会理事、杭州市戏剧家协会理事、杭州书画研究会副会长、杭州奇龄书画院副院长、山东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艺术科技研究所科研项目“中国画艺术生态研究” 特邀研究员等,多次策划并参加一些大型书画展览,入选多部书画作品集,并时有发表和获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