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ღ 母爱是一盏心灯    作者:榆叶梅
来源:本站第三期原创浏览数:9 


母爱是一盏心灯

作者:榆叶梅

  

  那是一个夏日的夜晚。我和母亲躺在床上,熄过了灯,正准备沉入梦乡。

  突然,我听到了窗外的小河里传来了叽叽喳喳的说话声,根据以往的经验,我认为应该是上游有人"药鱼",他们将石灰以及别的什么东西洒在水里,鱼被药昏后浮在水面,顺水飘流而下,于是人们便顺着水流在水中将鱼拾取。

  "是有人药了鱼,妈妈,我拾鱼去!"

  我一边对母亲说,一边翻身从床上爬起来,光着脚丫,到厨房拿了筛子,打开后门,就要向河边走去。我想,以前抓不到活鱼,今天死鱼仔总可拾个几条了吧!

  "等等!"只听得母亲在我身后说:"我陪你一起去。"母亲知道我爱抓鱼,不便阻拦,又不放心让我晚上独自到河滩去,于是执意跟随,当起我的"随行侍卫"。她拿着手电筒跟在我的背后,我们母女俩一前一后地出了后门。

  来到河滩,一阵凉风拂面,好舒服。夏日的夜晚可真美!一轮圆圆的满月嵌在天幕上,月亮像一张亲切慈祥的笑脸,旁边的星星簇拥着她,依偎着她。如水的月华倾泻而下,让大地变成了一个银色的世界。

  白日里清晰的景色此时有点变得迷蒙,像披上了一层薄薄的纱。透过这层白纱,河对岸荷田里的荷叶、荷花,朦朦胧胧,似有若无,是一个温柔的、飘飞的梦,河岸边的垂柳,像一团团飘飞的轻烟。

  白日的喧闹没有了,只有潺潺的流水声伴随着拾鱼人轻轻的说笑声,偶而还有一、两声昆虫的鸣唱,汇成了一支悠美和谐的小夜曲。

  有道是"景由情生,情由心生",当晚的夜色如此美好,不仅是因为大自然客观的美,还因为我的身边有母相随。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极其喜爱大自然,对大自然的一切,我都细心地观察和体会,我喜欢凝视早晨的太阳是如何从东边的山头一点点地升起,傍晚又如何从西边的山头一点点地落下;更喜欢细看花朵是如何缓缓绽开,小草是如何顽强地从泥士里探出头来。

  我是一个很感性的人,我喜欢体察、感悟人们的内心世界,从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去领会他们的喜怒哀乐,心之所向。

  这一夜,能欣赏到如此美好的夏夜景色,我的收获不只是拾到了鱼。

  我下到了水里,混进拾鱼者的行列。其实这里有许多的人,又在自家的后门,完全是安全的,母亲本不必为我担心,但母亲总是像母鸡护小鸡似的,将我时时护盖于她的羽翼之下。

  我在跳跃的河水中,时不时捡到一、两条奄奄一息的小鱼,我把它们放入挽在手臂的筛子里。母亲时不时地在岸边对我柔声呼唤,我则柔声作答。母亲手中的手电筒一直在岸边树丛的暗影处闪烁。

  听老人说,幸运的人的额前有一星灯光,是肉眼看不到的,要用心灵去感受。它在额前为这个人指引着前进的道路,它是"心灯",是用母亲的心血点燃。

  我是不幸的,童年时父亲便离家出走了;但我又是幸运的,因为我有这样一位母亲,我的额前就有这样一盏心灯。

  很多人见到我们兄妹,都说:"这哪里像没有父亲的孩子?"

  还有人说:"这兄妹们真应了那句俗话:'宁可要讨饭的娘,不肯要当官的爹。'"

  母亲以她所有的心血和精力呵护着我,担任着我人生的设计师。在大方面,她让我接受良好的教育,她在思想品德方面严格地要求我,希望我成为一名知识女性,她希望我拥有美好的人生未来。作为一个单身母亲,家庭能力有限,但她以自己的心血和寿命作为代价,来为我换取这一切,尽量让我所得到的不弱于那些父母双全的人。

  在小的方面,她以一个母亲特有的细心,对我呵护备至。记得小时候一个冬日的晚上,我和一群小朋友在冰雪天玩耍,将一根绳子系在一块木板上,形成一个雪撬,一个小朋友坐在木板上,另一个小朋友拖着在雪地上跑。母亲怕我冻着,特意给我在木板上安了一个小火炉。

  还有一次,我读初中时住校,有一次回家我随口对母亲说了一句:"晚上在学校起来上厕所,要经过一条有许多树的小路(那时学校建筑的配套设施不好,宿舍是不带厕所的),好怕人。"第二天我下课后,有人通知我说,传达室有人找。我跑去一看,原来是母亲,她特意为我送来一个供夜晚小解用的痰盂。

  在我例假的日子,母亲总不忘用甜酒煮鸡蛋、红枣给我吃,说是可以补充营养。在家庭经济十分因难的情况下,她长期坚持为我订阅各种文学期刊。春节期间,她为我做了许多小袋子,里面装上糖果、花生、瓜子,让我拿去送给平日和我玩的小朋友……,这样的事多得数说不清。

  在我生命的进程中,额前那盏用母亲心血点燃的心灯,明明亮亮地闪耀着。拾鱼那一晚,我向河岸望去,母亲手中的手电筒闪烁着,那不就是我额前的那盏心灯吗?突然,手电筒光不见了,是被灌木丛遮挡了,我的心一阵慌乱,我发现我离不开这盏心灯。

  猛然间我突然意识到,当时母亲身体每况愈下,不似从前那般精力旺盛了,我额前的那盏心灯,犹如岸边灌木丛中那一粒飘飞的流萤,有点闪烁不定,我一阵恐慌和伤心,望着岸边母亲瘦弱的身影,早己泪眼迷蒙。

  拾鱼后不久,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离开了母亲,去外地求学。

  之后,我感觉到我额前的心灯愈来愈暗淡。终于,有一天,它飞离了我的额头,飘飘忽忽,向太空飘去,我有如感受到天崩地裂般震撼,我呼喊着、狂奔着,向心灯追去,我要把它追回来。

  但是,心灯远了,没入了遥远的太空。

  

(作者:王东梅(笔名"榆叶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