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第四章》外五章——诗后记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清风浏览数:44 


《第四章》外五章——诗后记


一、此诗,请勿阅读

泥泞弯曲的小路,我的幼稚诗句

高低深浅里,沾满斑驳陆离的泥土

回首,歪歪斜斜低排列着

一行诗句,于网络的诗坛

瞅望间,睁圆了迷茫的新奇

自卑把尚存的一息虚荣,葬入心底

却又犹如老牛反刍,嚼品着一口口苦楚

午间直射的阳光,驱干了水分

暴晒诗句瘪苍成咸鱼,那泪的咸

泛出盐花,仿若海的哭泣

在绵绵的滩涂,抚弄那汐眷眷恋意

任凭时间潮退里流失,挚爱封存于记忆

月圆时节,长出海带的碧绿

在乡下林立的百货商铺,一挂挂批发

哦,我的浴火重生的诗呵


已没了半点面目,请勿阅读


二、我写的不是你

风生水起的渡口,那一回眸瞬间

我看见了你,拥挤着人群

与我登上同一艘诗船,彼此虽不相识

可你异诧的目光,却紧紧地盯着

我的脸庞,并没写又仇恨的字样

萍水相逢一舟,也是前世曾有的经往

哪怕缘只是擦肩,或许成为记忆久远

风雨共济,是一帧美丽风景

浪花翻涌的素色,镶嵌进生命影集

甲板的午夜,雾凝结了潮湿

多少诗人的无眠,承载着纷纷嚷嚷

划破文学波涛汹涌的海洋,航向迷茫

嘶鸣的汽笛,变得那么有气无力

断断续续地吹奏,时代诗歌的主旋律

噪音夹杂怒骂,搅浑了泥藻纠结

桨叶沉重的附着,激起水的浑浊

在侧舱的角落,谁在轻轻低吟哦

顿顿卡卡的语句,仿若有你的名字

或许真的是巧合,面对你的质疑


请允许我的木讷,保持沉默


三、谁也可以写诗

没有人告诉我,只是对你的眷恋

在三月幻想编制的花环,痴情如狂如癫

你在何方,青春季节没有遥远

想象里,你好像离我很近

天涯咫尺,思念的双翼丈量着情感

是零的距离,呼应着彼此的生息

依依附着躯体,一路双双相伴

犹是与生俱来,同挚一把生命的纸伞

相携共济风雨,在荆棘遍布的艰险

互助渡过泥泞的苦难,欣然而抱的一低回笑

涌破霏霏云霭的冷,锦绣心田灿烂

总觉得你是我,血管里流动的血

脉脉间深情抚苏,我无奈的酸楚

在你柔软吻唇,吮作一印琼浆

酥珀了贲青的时光,半堤绿荫岁月

柔怀一河碧水清波,荡漾爱船

划过热恋激流,停泊温暖如许的港口

轻摇一舱陈年佳酿,醉韵了两岸

千古律诗绝句,歌咏着大浪淘沙

浩浩堆拥起道道壮丽,湮没了岸畔

至圣的叹息:逝者如斯夫

哦,诗的纪元,诞生于二十一世纪之初


万象萌动风骚的原野,旖旎了一地新诗


四、诗,不要写的太长

公元2014年春天,一个叫清风的疯子诗人

站在互联网的文坛,漫不经心地写着诗

无聊的言语很长很长,寥寥无几的读者

懒忪着瞌睡的模样,靓丽了白日困乏的梦乡

时间静静地流淌,仿若过了几个世纪

碌碌枯肠,饥饿的抗议咕咕作响

百般无奈里,写麻了的笔终于停下

酸痛的眼睛眨巴了万次,昏花里隠若看清

众生芸芸的互联网上,冷冷清清着空空荡荡

右下角的时表,显示出公元前的时光

而此时季节的原野,早已长满青草的惆怅

他大把大把的塞进口里,嘎嘣嘎嘣地咀嚼

日子在嘴角游逛,殷殷鲜红的液汁

染湿胸襟,凄然排列诗句二三行


默读再默读,是诗吗,淡淡如素


五、诗,永远没有结束语

我来自太古,脚下这片沉重的厚土

骑伏恐龙的脊背,驮负史前万年诗句

浩茫间与你擦肩,于文学时空的隧道

回眸留恋里,已是岁月千年


光阴苍白的须发,飘然编织了回忆的前世

太虚宫梦一般异彩的华丽,而我的苦苦眷恋

却楚楚降落红尘热土,在洪荒时期演绎

一个个文字的传奇,慢慢冷却了温度

在抽象的空间堆积着经纬,展开来生的素描

莞尔抿笑,轮回里携手豪言壮语


今夜,你还在吗

我的至爱,生命铸就的相知相许

夜深人静,我常常在此时约你

以拥、以交,以融情长意切缠绵

了却风月千古往事,执手流水成渠

荡尽一时落红呻吟,一季惋惜的泪珠

泣血夕阳,与山峦吻别的悲壮绚丽


哦,你是十八岁花季少女

于我迷离的眼里,萌动一怀春韵

逶迤百媚千红满地,际遇的一低嘤里

与你并肩牵手行,相拢浪漫远去

长绕清风挽天际,谁在高歌

一曲撼天地,此情绵绵无绝期




完稿于2014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