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第二章》 万紫千红花满园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清风浏览数:86 


小序

神圣的宫殿,消除了门票魔力

门口,那个被拒入几个世纪的无赖

吹着口哨,大敞着胸怀

歪歪咧咧,乜斜着眼睛走进


聚啸山林的强盗,夺走那支书写春秋的笔

在乞丐的后背,婉若游龙

写下一首诗,欢声雷动

那群随后的强奸犯,淫荡地大笑


惊醒枯枝索索,槐桠间那只午休的乌鸦

呼喇远飞的翅端,滑落一串音符

砸中正在偷情的男女,恐怖的嘶叫

仿若来自狰狞地狱,撕裂肺腑的凄哭


宫苑一隅,性、灵、肉欲交织一起

文字浆砌起围墙,语句柔和鲜花扮靓洞房

恒古以来的婚礼,在雨幕里拜过天地

一个新生儿诞生,哇哇婴啼

渺渺输进网络,成为一行行诗语


一、无聊的呻吟

圣儒的故乡,在孔庙、在孔林

些许小贩,扯破嗓子叫卖

两毛钱,买一首外送两首


吆喝声,越过长城

越过江南,在鲁迅的鲁镇

孔乙己,脱掉破烂的长衫

遍体披挂,五颜六色的诗篇


少年闰土,手提瓦罐

大步流星,沾着血腥的钢叉

刺眼地挑着,一捆捆诗报诗刊

大红牌子,滑稽地摇拽胸前

鎏金字光闪闪,一张硕大名片

著名诗人,贼芒贼芒的耀眼


海宁的一个黄昏,一个分娩的女人

没有痛苦呻吟,却最是一低头的温柔

道声珍重,沙扬娜拉


远处,谁也在潇洒地摊开双手

哦看呵,我也没带走一片云彩


二、杂草丛生的花园

斑驳陆离的院墙,横坐一个老人

中唐时期的拾遗,叫杜甫

风吹打着骨头,叮叮吟唱

那是最古老的天气预报,今夜微雨

阵风0到1级,人可放心酣睡


无声的夜,随风潜入的还有诗歌

嬿姞的传奇,于擅长怀春的少女

隆起的腹部演绎,许多故事淹没风雨


朝晖携一缕清幽,推开沉醉艳梦的柴扉

呓语蒙蒙念念,懒散地歪倚在阶梯

募然间的刺疼,·眼花缭乱

昨夜的诗雨,犹如春笋

拥挤的时间,都是长大了的诗句


这个·早晨,在网络的此端

我也开始写诗,我爱你

不为什么,只是爱你


三、晦涩的文字版块

汶川大地震的爆发,仓颉也轰然倒下

在余震的次生灾害冲击波里,颤抖着低低呻吟

我浑浊的眼睛,已开始看不清东西

好疼好疼,只好闭目捉笔而书


一个阎姓的婆姨,瑶瑶淑淑涂一抹妖红

夜央时分,拖拽菜农情夫

撬开神圣的文字宝库,装满些许粪筐

躲进老鸨圈子的密室,胡乱地堆砌文字

海报说不远的日子,将上演

千集连续剧,鼓上骚情迷潘金莲


天空渐次暗淡,黄昏的灯火

下起沥沥细雨,水浒的时迁

倒挂在那个圈子的屋檐,偷看

那个赤裸的婆姨,淫笑地招手

亲,你认识汤加丽吗


一声雁鸣,划过寒冷

羽毛遍地,招摇点点鹅黄蜿蜒远去


四、或者是或者不是

一葱迷茫的烟雾,掠过诗裸露的胸膛

在这许的梦乡,是谁忪惺的眼睛

射出两道朦胧的幻光,夜开始骚动

幕深处,一个空旷的狺狺回荡

菩提不是树哦,尘埃里何有灵光


一粒芥子的微量,却以反物质的数列释放

须弥浩浩苍苍里,涅槃了凤凰的模样

宛如那个传说,来自远古的雷泽

在野猫怀春的季节,一腔多情

孕育了一种新新莫测的诗章,犹似狼嚎般廖浪


瘟瘴复始里,夏收的谷场

一个赤身少妇,相拥着那位云游道士

浪漫地踢飞一捆麦草,落进诗的仓库

哦,硕鼠硕鼠,尽食诗句


诗的灵魂,于尖牙咀嚼里

粉末撒进中药铺,演化为一方药剂

或者是或者不是的高深,将流芳百世


五、裸体者的自恋

维纳斯,以一个女人的躯体

赤裸着圣洁,天使的无邪魅力

震撼了时空,也惊艳了艺术

而今的好事者,东施效颦

物欲的洪流里,独创肉欲瀑布

将所有的裸体,漩卷为艺术

从汤加丽到甘露露,浩浩荡荡进入


是谁,蹂躏了艺术

又强奸了诗,光天化日下

入耳的尽是,揪心裂肺的饮泣

还有啊,那无奈隆起的腹部

继续扩张屈辱的疼痛,繁衍着卑鄙和无耻


骚动的荷尔蒙,在诗体里咆哮

洪水猛兽的暴行,淹没了传统伦理

哦、呵、啊,诗歌的海洋

些许的水生动物,争先恐后地捞获

横漂的性、灵、欲,编织成一串串诗句

覆盖住碧草幽幽,长发依依

千年的美人鱼哦,梦牵魂绕

饱含一海的泪,吞进所有苦楚

怀一腔幽怨,潜入水底


溟溟深处,龙宫一隅

万岁高龄的龙王,颤颤捋摸着下颚

没有一根胡须,三千繁华

任由寄居蟹蹩脚底挥霍,散落海埃

伴随鲨鱼的咀嚼,嘎嘣嘎嘣地粉身碎骨

钻入污泥,沤烂成新生代

海底的世界,微生物开始横行


六、妓女的赞歌

昨夜幽深月辉里,春秋的管仲

大敞躁动的胸怀,趔趔趄趄

一路抛洒,后继人孝敬的香火

仿若黑暗幕帘里,烟雾缭绕

处处供奉着这位,千古一相

性工作者顶膜礼拜的祖师爷


黎明时分,缠绵幽静的小巷

一个妖冶的女子,恨恨地扔出一包废弃物

捡破烂的汉子,如挚诚的教徒

激动地捡起每页经书,情浓处

狂吻了三次,摸一摸

布满嘴巴的胡须,低吟一曲

很潇洒,走向垃圾站大门


现代化机器的喧声,掩盖住程序的运行

分类的速生物,有条不紊

一辆辆满载的运输车,欢快地鸣响汽笛

于文学的十字路口,四面八方而去

听哦,诗声荡漾着一个国度


又是黄昏,一个幼儿院的孩子

在回家的路上,不小心

捡起一首诗,歪头端详了半天

然后,伤心的哇哇大哭

幼儿园的阿姨,欺骗了孩子的幼稚

原来写诗,不独只有李白和杜甫


我的一树忽闪灵慧的星星哦,还在吗

白日下,我恋恋地寻找你的华芒


七、高等教育的边缘能力

我的头颅,还痛疼着

幼儿时的记忆,那影《三字经》的竹鞭

抽打幼小的顽皮,人之初

性白鳝,狗不咬,鸡不钎

而文字的上空,已漫天吟哦如雪

大儒至圣的复叹,白云苍驹间

忽忽悠悠,眨眼承传了两千余年


青春原始的骚动,冲破院校科别的围墙

那份按耐不住的激情,在蠕动

高等数学公式空隙,化为咏怀的诗行

宛如拓朴学双平线,统一的面端

扭曲相交,纠结无限定理

闪烁诗歌殿堂,烂漫处

玉树晶挂,诗语韵句惊华夏


今夜的心空哦,繁星点点

谁在朗诵,夜幕深处

一句句诗词,来自脱轨的高等教育

沉重的汽笛,鸣奏出深厚的边缘能力


八、天才诗人的咏唱

清明的雨啊,如丝如莹

从江南的堤陌烟柳,一路渐次

江北一线葱茏蒙迷,于端午时节

演绎成磅礴诗篇,风涌云动

掠过季节的黄昏,午夜诗坛一隅

 夏雷滚动,那闪光亮

劈开雾霭重嶂,撞开黎明胸怀


日子开始潮润,风的温暖

使血液沸腾,激帆诗情

在网络诗坛汹涌河流,轻歌漾舟

荡起朵朵浪花如咏,斑斓了两岸杨柳青青

一蓑冷清默垂弯钩,独钓一河月色如秋


踏浪而歌,歌复吟哦

那阳春雪融化,潺潺直下

抚弹伯牙琴弦,奏一曲知音觅处

把盏千古,共话衷肠


造物的巨橼之笔哦,倾情挥洒

我眼含的诗雨,泪珠哦心空落下


九、主流的凄美

1

是谁,携三月清辉

徜徉,踏碎林中绿莹的梦

震醒了呻吟,音符在枝叶间碰撞

交织不眠的纠结,叩击深处寺门


时间的另域,一个雄性

叫疯子的诗人,肆无惮忌

站在网络诗坛,痛快淋漓地撒尿

少女尖声叫好,响爆激情高潮

凡尘的对面,泰戈尔惊愕地张大嘴巴

一滴橙黄色液体,不小心落入

怒火烧掉一蓬胡须白发,他又死了一次


英国剑桥,1928年某秋天

一位多情的中国青年,泪眼涟涟

挥手再挥手,作别西天

有云彩吗,红霞放歌康桥


2

西风残雪,谁骑瘦马

断桥行,且吟且诵

一曲唱彻,江南江北咏合

蹄印满地,梅花落


孤影远去,空留凄苦

相缠结结千丝,诗情可寄何处

我的心哦,一河诗句落索

霜冷冰封,但等君来撷取


夫子扶杖曰,行者我师

子路伏地大哭,乃劣徒也


十、诗途苦旅

1

趟过昨夜,风雨如晦的泥泞

肩上诗囊,铿锵的章句敲打着骨头

叮当作响,大踏豪迈诗步

朝阳霞光,踩在脚下


执一支饱经风霜的诗杖,口衔妙语诗钵

任美艳款款,飘过功名利禄身旁

一路咀嚼文字,轻抚韵律荡漾

去远方,吟哦《诗经》张扬


呵,多难的苦旅哦,诗心情殇

执着生命音符,高歌诗途绝唱


2

三月圆圆满弦的清辉,倾洒桥畔

一缕风的柔长,抚醉桃李红白

娇羞如云的温情,脉脉盈动

那怀孕育一冬雪花的心胸,绽放了晶莹

以花季少女般若青涩,趟过文字忧伤的渡口

在愁肠百结的堤岸,行走一地绿茵


江南那幕濛濛烟雨里,你以少妇的丰盈

挽一世长情,诗落长满青苔的石板

梅雨季节的湿润,膨胀了枝头梅子

招点北岸,一排排黄色麦浪

汹涌进诗的粮仓,而此时殿堂

灯火辉煌,一位皈依的诗者正在剃度


那韵律鼓荡的袈裟,于诗歌木鱼声里

写老了生命时光,在经书文字行间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