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沽河文学
●《第一章》  诗序  
来源:本站原创作者:清风网址:http://aaaa1186aa.blog.163.com/blog/static/2302085720130246388100/浏览数:90 


诗       序


   一


 逶迤着春秋的传奇,越过战国废墟


蹒跚而来,摇曳一路风景靓丽


抵依帝秦宫门,回首《诗经》


遗风满地,一部《楚辞》


那春汨罗江水高举, 在掌纹里流动


洇浸《汉赋》章句,远处


东临沧海的曹氏父子,抓起碣石


铿锵击打建安风骨,歌声悠悠远去




荡过南北朝,风声幽怨的岸口


奏一曲《乐府》,吹断燕山横渡


缤纷隋唐,彩炫夺目的主题


胸臆直抒,蜿蜒媚情万种的《宋词》


裹挟着《易安集》,漫篇梧桐细雨


淋湿《元曲》,挂在恶少嘴角上的艳丽俚俗




那位叫胡适的青年,于1917年2月的江南


执笔挥成八首诗,染绿一树新的纪元


由此亢进,花锦如绣的二十一世纪


肩驮厚重沉积,宛如拾荒者陆离怪奇


塞满牛毛的瓦瓦罐罐,遍挂躯体


 嘤嘤的呻吟,不时隐若传出


   网络的另端,谁在说


我的哭泣,也是时代的音符





岁月的脚步,踉跄了时光


与你暖暖的拥抱里,喃喃低语


你的千斤行装,重重搁置我的心坎上


相互倾诉衷肠,一泓泪水汪汪




是哦,记忆的纤索里


总是回响,《国风》《雅》的高尚


触及我灵魂的现今,却是遍体鳞伤


纵的继承,横的移植


咆哮你的血液,激浪碰撞




风浪中我在仿徨,复仿徨


伫立潮头,苦苦的期颐


哪里会翻卷,流浪的希望


潜水或漂浮,翰墨无际的海洋




东方鱼白,那缕微煦的霞芒


携着一丝苦涩眷恋,缠绕在你身上





火花四溅,上世纪80年代


精神美学的空间,旌旗飞扬


历史的时针,却将诗遗落90年代的宫墙




日暮想念的恋人哦,从此


举目茫茫,沦为一只迷失的羔羊


我的心,伴你滴血泥泞


于“庙宇”和“江湖”,宛如游魂飘荡




曾经的许些文化贵族,去了何方


“朦胧的阵地”,谁还在执笔做枪


“民间”、“第三代”,化作龟息的模样




我的挚爱哦,溟敛震九天的翅膀


喙啄胸前,那首心碎的《离殇》





是谁,唯物质的扭曲膨胀


百年孤独里,骚动精神层面的恐慌


死神般的沉寂,或是等待一个灵魂的死亡




金针落地,引发巨雷炸响


电光闪鸣里,我瞥见你太息样的目光


尘封的情感,得以飞扬


那个初春早晨,和着第一缕旭辉颤颤入怀




苏醒了的诗坛,七彩依次呈纷


山头林立,圈、类、帮、派


演绎血与火的对峙,遍地狼藉


袅袅烽烟,传送着你的吟泣




刀剑并举的舞台,激昂呐喊相伴凄厉痛苦


一场武林混战,谁会主宰沉浮


众望所归,“盘峰论剑”拉开诗的春幕